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八荒風水鎮萬道-第六十一章 問世間情爲何物展示

八荒風水鎮萬道
小說推薦八荒風水鎮萬道八荒风水镇万道
“小心…”雷欣彩对洛尘的观感并不是太差,毕竟,她并未主动对他们一行人出手,后来听了她的一部分往事,也不免心有戚戚然。
此时见程天佑要偷袭她,不自禁就要出言提醒,然而刚出一点声,就被一只手按在了嘴巴上。
雷欣彩侧脸看着叶一青,只见他横臂,一只手正贴在自己嘴巴上,于是她疑惑的开口:“你干嘛?”
然而还被叶一青捂着的嘴巴,只发出了呜噜呜噜的声音。
叶一青侧过脸看着她,眉眼微挑,嘴角翘起,轻声说道:“欣彩,说话就说话,你别舔手指啊……”
雷欣彩顿时面如桃花微微红晕,一双杏眼微怒,却不再开口,因为一说话,难免唇齿就会碰到叶一青手心。
“别急。”叶一青将手收回,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人一妖。
“噗呲!”
那柄折扇刺入了洛尘的后心,声音并不大,但是落在叶一青与雷欣彩的耳中,确实那么刺耳。
洛尘流着泪水微闭的眼睛,缓缓张开,她的眸子中闪过惊讶,闪过不可置信,闪过痛苦,变的绝望,最终那双美丽的不可方物的眼睛,失去了色彩,如同一阵极寒的风掠过一潭春水,最终穆然成冰。
程天佑的双臂如同枷锁一般,将洛尘的身子困在怀中,折扇刺入洛尘的后心,钉在了她的脊椎之上,灵力运转至此,便会被阻滞不前。
此时他双眼睁开,目光戏谑,感受着怀抱中的妖娆美人,他戏谑的开口道:
“你的身材真的很棒!”
洛尘伏在程天佑的肩头,对他的话置若未闻,她冷声问道。
“所以,刚刚你是骗我的?”她已经试着运转灵力了,但是事实让她无力反抗。
“阿紫,我没有骗你,每一句话都是我真心的!”程天佑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他的眼角又有泪水流下,他的声音也变的高亢,他激动着辩解道。
但是俄顷,他的声音忽然变了,他冷声说着:“但是!你不是阿紫,现在的你,不是阿紫啊!你变了,你变成了什么洛尘!
我的阿紫怎么能变成别人!
既然你不是阿紫了,那么你就去死吧……你别想代替她!
阿紫,是我的心魔,而你,你不是……”
随着程天佑的声音停顿,洛尘只是微微笑笑,然后闭上了眼睛,只是这一次没有泪水流下。
“墨阳焚炎!”
程天佑的灵力涌动,慢慢汇集向那柄折扇,可能是他的灵力消耗的巨大,也可能是他有伤在身,也或许,他的心底还有一丝丝的不舍。
萬古青蓮 小說
叶一青看着程天佑的双臂,轻轻的颤抖着,他极力稳定着握紧折扇的双手,只是灵力运转的还是慢了许多。
“坎字,寒冰刺!”叶一青一声轻喝,抬手之间,一道冰凌赫然成型,他甩手掷出,冰凌如同一杆短矛,狠狠的扎在了程天佑颤抖的手背之上。
“啊!”一声痛呼中,冰凌程天佑的手与那柄折扇分开,折扇被冰凌击落在地。
叶一青一步踏前,准备将洛尘从程天佑的身边拉开。
可就在此时,惊变徒生,数道风刃夹杂着冰刃,从空中猛然射向叶一青的身体,叶一青反应迅速,一个侧身翻滚,躲开了这一波攻势。
“叶一青!”雷欣彩飞身上前,站到了叶一青的身前,雷霆阔刀斜插在地面上,横刀立马,好不威武。
“呃……”叶一青望着眼前身材纤细却其施威武的雷欣彩,轻声说道:“我没事。”
在放眼望去,只见一位青年男子,一身素白长袍,提着一杆长枪,已经到了程天佑的身前,他手臂探出,一把将洛尘从程天佑的怀中拉出,而后一枪递出,直刺向程天佑的心口。
电光火石之间,程天佑一口献血喷出,如雾气般笼罩在身前,折扇已经回到他的手中,在胸前一抹。
只听叮的一声脆响,他的身子向后倒飞而去,白衣男子正要追击,却听程天佑的声音响起。
“流火三千!”
原本空中炸开的血雾,腾然变成了数不清的黑色的火团,飞射向那名白衣男子。
男子怀抱洛尘,抽身而退,同时长枪横抹,数道水墙顿时浮现在他与火球之间。
那黑色的火球轰击在水墙之上,瞬间炸成一片雾霭,遮蔽了众人视线,而那些落在地上的黑色火球,却将土地上的沙子点燃,熊熊燃烧。
数十道水墙被轰成水雾后,黑色的流火终于消散。
而再看程天佑之前退去的方向,早已袅无人影,已不知逃向了何处。
叶一青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微微皱眉。刚刚程天佑的招式结合他自身精血而出,不可谓不猛,若是自己,恐怕很难应对。
但是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却如闲庭信步一般,便将其破解,实力强悍可见一斑。
“洛尘,我与你说过,人族做事向来阴险狡诈,你既然已经被骗一次,为何不长记性。”白衣男子将洛尘轻轻放开,手掌挥动,灵力便将洛尘背后的伤口轻轻掩住。
洛尘望着程天佑消失的方向,面色复杂。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看着洛尘的样子,叶一青轻声叹道。
只是一语出,众人的目光皆落在了他的身上。
“之前,多谢你出手救助洛尘。”白衣青年冷声说道。
“呵呵,既然要谢,刚刚为何冲他出手!”雷欣彩嗤笑一声。
“你们人族做事,我自不敢恭维,谁知道他救人,是不是贪图美色。所以谢归谢,出手归出手,并不冲突。”白衣男子继续说道。
不待他人开口,洛尘忽然转身看向叶一青,她微微躬身,朱唇轻启:
“叶公子,虽然与你只有短暂接触,但是能看出你是聪慧异常之人,方才蒙公子出手相救,多谢公子。”
“无妨,就当之前激你情绪波动,让你放开对土龙控制的赔偿了,也算两不相欠。”叶一青轻轻颔首。
“小女子有个问题,能不能请教叶公子。”洛尘抬头,一双明眸紧紧的盯着叶一青。
諸界道途 小說
“说说看。”叶一青微微皱眉,他也不知道这只九尾天狐有何事想向他请问。
“小女子想知道,公子刚刚那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你们人族中,到底什么才算是爱情?”洛尘认真的开口问道,她的眸子中满是真诚。
……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了,见白衣男子出现,雷瑾瑜与纪天青兄妹,也来到了雷欣彩的身旁,可是此时,五人面对洛尘提出的问题都有些愣了。
对于爱情,他们每个人都有想法,但是,只是心头一过,就觉得没有出口的必要了,皆是觉得狭隘,或普通。
叶一青神情微微怔了一会,微笑道:“什么是爱情?不可说,不可说……”稍微停顿后,他继续说道:“这个问题,我不回答你了,当你明白时,你来找我说说你的答案,我给你说对错吧,如何?”
洛尘明显失望了一下,而后她轻轻躬身施礼:“叶公子,希望若时他年相见,足慰平生吧。”
“既然如此,那我便送你两句词吧。”叶一青微微沉吟,温声开口道:“他与清风皆过客,卿自揽月踏星河。”
洛尘闻言微征,而后飘飘下拜。
白衣男子盯着叶一青忽然轻轻一笑,平淡道:“你倒算是个妙人,今日冲你的话,我云崖拿你算半个朋友。”
“哈哈……云崖是吧,你也算是有趣的。那我叶一青,就交你这半个朋友吧。”叶一青笑道。
白衣男子颔首,轻轻拉着洛尘的胳膊,两人相携远去。
雷欣彩望着远去的二人,看了一眼叶一青,随后轻声道:“可惜啦,英雄救美的机会,没抢上啊……”
叶一青微笑着转身,想给雷欣彩的额头上来一个暴栗,结果一回头就见,雷瑾瑜与纪天青都齐齐看着自己,而纪明月则一边呢喃着: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一边满眼星星的看着叶一青。
叶一青将刚刚抬起准备敲打雷欣彩的手指,顿在半空,灵机一动,啪的打了一个响指,而后朗声说道:
“外人都走了,咱们分赃吧!”
而后大踏步向着土龙的尸体而去,两队兄妹嬉笑着跟着他的背影而去。
不消片刻,土龙的尸体便被众人大卸八块,三颗土灵珠,与一块盾牌整齐的放在了众人面前。
“土灵珠,之前我们都有商议,雷兄与纪兄你们各自一颗,然后这一颗我便不客气了。”叶一青朗声说着,将三颗土灵珠分配完。雷瑾瑜与纪天青各自结果一颗灵珠收起。
“至于这块盾牌……怎么处理?你们什么意见?”叶一青看着众人,发问道。
“叶老弟,你来说吧。这次能将土龙拿下,你居功至伟。”雷瑾瑜当先开口
“叶哥哥,我觉得你肯定会公平对待大家。”纪明月撒娇的语气说着,因为她也知道,叶一青与雷家兄妹的关系,要比和他们兄妹更好一些,厚着脸皮开口,也是为了争取一下。
“呵呵,小老弟,这次大家都是出了力的,不必偏袒。”雷欣彩瞥了一眼纪明月,嗤笑道。
“好了,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叶一青轻拍了一下身侧雷欣彩与纪明月的肩膀,然后说道:
“这么说吧,这盾牌对于雷兄与纪兄都比较有用,对我们三人则相对一般,可对?”
众人闻言点头,没有意见。
“那就好办了。”叶一青轻轻一拍手,继续说道:“纪兄手中,可有雷兄需求之物?”
雷瑾瑜摇头。然后嘴角一翘,已经大致明白了叶一青的意思。
“那雷兄手中,可有纪兄需求之物?”叶一青继续问道。
“叶老弟,心思通透。”纪天青也轻笑道:“得了,雷兄,十块雷石。这面盾牌,你拿走就是。”
“姓纪的,你抢呢!你以为我们积雷山的雷石都是遍地捡吗!张嘴就十块!”雷欣彩娇痴一声。
雷瑾瑜却忽然抬手道:“纪兄,那就如此吧。但是我这次来秘境也没有带十块,这是六块,其余四块等出了秘境,我再差人送到藏寂宗。可行?”随后他将六块雷石置于沙地之上。
“六块便六块吧,我纪某也不是小来末去之人。”纪天青爽朗一笑,将雷石收起。
雷瑾瑜则抱拳后,将那面盾牌收入手中,一行人终于算是分赃均衡,皆大欢喜。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八荒風水鎮萬道-第六十章 你別舔啊分享

八荒風水鎮萬道
小說推薦八荒風水鎮萬道八荒风水镇万道
伴随着洛尘的那一声汇聚了她诸多情绪的喝声,土龙的额头中,一只粉红色的小狐狸缓缓飘出,融入了洛尘的身体之中。
“土龙要脱离她的控制了!”叶一青凝眸看着眼前的一幕,沉声说道。
顿时,土龙硕大的身躯扭动起来,要将洛尘从它的身体上甩落。
洛尘感觉着脚下土龙剧烈的晃动,终于回过神来,她望着不远处的叶一青,微微摇头,无奈道:
“叶公子,当真明察秋毫,洞察人心,几句话让我心神大动,最终影响了对土龙的操控,让它回复自由,达成了公子的目的。”
“洛仙子见谅,我也不想在仙子伤口上撒盐,只是我也有我的难处,这条土龙我们非杀不可。”叶一青微微颔首,既然洛尘没有对他们表现出敌意,他也不想胡乱树敌。
土龙逐渐恢复意识的时候,身躯扭动,漫天沙尘再次肆虐。在沙尘中,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阿紫,我们走吧,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好不好?”程天佑望着此时从土龙身上飘落在不远处的洛尘,他面色温暖的说着。
“我……”洛尘的表情纠结,她看着程天佑,在被叶一青道破心思后,她张口却无言。
“趁着土龙神智还未完全清醒,动手!”叶一青大喝一声,前踏数步,八卦阵图轰然出现。
雷欣彩一如既往的信任着叶一青的判断,他的话音不等落地,她的身影已经飞掠而出,雷霆阔刀在手,全身包括在雷神之铠之中,风沙之中,如同一尊天神般将风沙破开一条裂缝。
“欣彩,你先等机会,别着急动手,听我的。”叶一青见雷欣彩已经飞掠而去,他清喝一声。
雷欣彩身形一顿,而后扬了扬胳膊,示意没问题。
“正合我意!”
“所见略同!”
雷瑾瑜与纪天青一同喝道,而后对视一眼,皆是嘴角翘起。
雷瑾瑜召出两块雷石,而后高高跃起直上天空,随后一声断喝:“雷陨!”
两颗雷石之上顿时雷电交至,渐渐将雷石包裹在其中,两颗雷石相互缠绕着转动起来,一个巨大的雷电球,以两块雷石为核心,渐渐形成。
纪天青手持混元三山棍直冲向土龙所在,在相距十余米处脚步骤停,随着停下的脚步,他大声喝道:“崩山!”
手中的混元三山棍被他横在身前,黄沙顿时如同流水般将整个棍身层层包裹,俄顷一根十余米长的,土黄色沙子凝聚成的长棍形成。
“大哥我来帮你!”纪明月一声娇喝,飞身来到纪天青身侧,一双玉手敷在沙土凝结的长棍之上,然后一道火焰突兀的从掌中喷射而出,将长棍缠绕。
叶一青扫视了场中情况,在巽宫停步,灵力运转,“巽字,青木敷杀术!”
兀自扭动的土龙身下,忽然有数条木质根茎破土而出,根茎之上布满倒生的荆棘尖刺,迅速将它的身躯缠绕收紧。
土龙身体骤然一僵,随后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而且它似乎已经恢复意识,脑袋向着沙地中探去,身上的木质根茎,也快被它扯断。叶一青凝眸,心中暗道它要逃!一念及此,于是他大喝一声:
“杀!”
天空中巨大的雷球轰然砸落,速度奇快,只是一个呼吸之间,雷球便砸在了土龙的身体之上,雷电爆裂,土龙的身子不自觉的痉挛着,雷球中两块雷石爆碎,碎石嵌入土龙的身体,一时间献血横流。
一根十米长棍紧随其后,整个劈砸在土龙的身体上,将它还在痉挛的身体,轰然按在地面之上,一道火焰顺着长棍,爬满了土龙的身体,迅速的燃烧起来,一时间腥臭的气息在场中蔓延开来。
土龙怒嚎着,向着四周胡乱的喷吐出灵气,瞬间形成了一圈沙暴,而后它托着浑身伤痕的身体猛然向沙土中扎去。
“哼哼,我就知道你不能这么轻易死。寒冰刺!”站在坎宫所在的叶一青,望着沙暴中扭动的土龙,嗤笑一声。
只见刚刚恢复了一些神智的土龙,一头扎在沙地里,然后撞在了突如其来的寒冰刺之上,冰凌瞬间洞穿了它毫无防备的额头。
“欣彩,动手!”叶一青见土龙中招,大喝一声。
魔宠的黑科技巢穴 小说
沙暴中,一道被雷霆覆盖的人影,如光如电,从风沙中掠出。
雷霆阔刀在她的手中扬起,随后一刀钉入了土龙的背脊之上,刀身直入,只留刀柄在外。
而后,伴随着女子清脆的一声娇喝,雷欣彩手握雷霆阔刀的刀柄,她的身影在土龙的背上奔跑起来。
雷霆阔刀泛着电弧,随着雷欣彩健步如飞的身影,犁过土龙的背脊,从它的尾部直至被寒冰刺贯穿的额头。
土龙的身体如同被剥开的香蕉,皮肉向两侧摊开着,当雷欣彩从土龙的额头跳下,一刀狠狠的斩在土龙的双目之间时,土龙一双猩红的眼睛,终于缓缓的失去了光彩。
沙暴如同失去了支撑的帐篷,塌落一地,众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是满面春风。
“大哥,土灵珠,我们拿到土灵珠了!”纪明月高兴激动的在纪天青一侧笑着。
雷瑾瑜快步上前,来到雷欣彩的身侧,打量了一下她有没有受伤。
却见雷欣彩大大咧咧的将雷霆阔刀插入沙地之中,而后拔出,如此反复数次。雷瑾瑜先是警惕的看着,以为她在寻找看土龙有无遁走的可能,后来看着雷欣彩,将阔刀端在眼前仔细打量了一番。
雷瑾瑜摇头一笑,此时才明白,她原来在擦刀。
短暂的休整,众人目光落在了叶一青的身上,却看到此时的叶一青斜提着长剑,目光望向土龙之外的一个方向。
众人循着叶一青的目光望去,只见之前土龙身前的程天佑,不知何时早已经换了位置。
此时的他,停步在九尾天狐洛尘的不远处,满目忧伤而深情的望着那道倩影。
雷欣彩将雷霆阔刀收起,几步来到叶一青的身侧,小声戏谑的说道:
“怎么了,老弟?看人家美女,看上瘾了?”
“哼哼……我怎么听着你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一股醋味?”叶一青侧脸看了一眼雷欣彩的脸蛋,笑着反问道。
雷欣彩抬手,在叶一青的肩膀上轻轻打了一拳,继续说道:“你少来,我是为了让你管好你的眼睛,别总盯着那狐狸精胸口看,省的被魅惑住,把你的魂勾走!到时候,还得姐姐救你!”
“哼哼”叶一青轻笑着看了一眼微微脸红的雷欣彩,转回头继续看着程天佑与洛尘所在的方向,正色说道:
“欣彩,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而且他们两个人都有问题。”
雷欣彩一愣,不再多言,与他一起看向不远处的二人。
当叶一青两人小声谈论别人时,雷瑾瑜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们两人,轻轻叹道:“果然啊,女大不中留,欣彩长大了……”
“阿紫,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你都是我心底最深处的牵挂,既然如今墨阳谷来到秘境中的所有人都已经死了,我们就远走高飞不好吗?”程天佑深情款款的说着。
“呵呵,少爷,我与你父亲的仇怨又该当如何呢?”洛尘的脸上,无奈与恨交织在一起。
“阿紫,首先我并不在意那些事情。第二,我们都是修行中人,岁月悠悠,从此以后你我二人浪迹八荒,又何必为了儿时的那些事情牵绊呢。你真的愿意因为你心底的仇恨,而让我们也要生死相向吗!”
洛尘纠结着,望着远处满脸难过的程天佑,她一样心如刀绞。
“阿紫,我爱你,也许这份爱让你为难了,不如这样吧,你先杀了我。然后去修行,去复仇。我能死在你的手中,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一种幸福。”程天佑缓步上前,他来到洛尘的面前,缓缓闭上了眼睛,面色变得安详而温暖。
洛尘的眼神柔软下来,她望着眼前这个自己为他化形的男子,望着这个自己心底的挚爱,望着这个现在愿意死在自己眼前的男子,她忽然释然了。
“有什么是比自己心爱的人,也同样深爱着自己,更幸福的呢?那些仇恨,毕竟都已经过去,既然你能接受并且深爱着我,我为什么不能放下那些仇恨,和你幸福的在一起呢?”洛尘抬起一双玉手,怜爱的在程天佑脸庞上轻轻抚摸。
她轻声说着,似是在问程天佑,却更是在问自己的心。
最终,她自己的内心给了她答案,她是愿意的,她愿意放弃所有,只为了和眼前这个男子双宿双飞,如他说的那般,浪迹八荒也好。
“程郎,你带我走吧。”女子声音温润,她似乎下了非常大的决定,以至于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她的眼中泪水横流,可是她笑了。
洛尘身子前倾,乳燕投怀般扑入了程天佑的怀中,她流着泪的绝美容颜,趴在了程天佑的肩膀上。
程天佑缓缓睁开眼睛,抬起双臂,将洛尘狠狠的抱在了怀中,如同要将她的身体,融入自己的身体一般。
他的眼中有泪光闪烁,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流到洛尘白皙的脖胫之上。
“行了,有情人终成眷属,小老弟羡慕 吧!”雷欣彩看着眼前的一幕,轻声说道。在这一刻,她忽然想将身侧叶一青抱在怀中。
然而,叶一青并未说话,他依旧紧盯着不远处的两人,当他看着程天佑流下眼泪,而嘴巧勾起时的神情,他眉头紧皱。
雷欣彩见叶一青不说话,侧脸就看到了此时他严肃的表情,一时有些不明所以。
可接下来的一幕,让雷欣彩顿时瞪大了双眼,在洛尘身子因为抽泣而微微颤栗时,程天佑的右手中,一柄折扇出现,折扇翻转,扇骨之上数枚锋利的尖刺,直冲洛尘的后心。
“小……”雷欣彩对洛尘的观感并不是太差,毕竟,她并未主动对他们一行人出手,后来听了她的一部分往事,也不免心有戚戚然。
此时见程天佑要偷袭她,不自禁就要出言提醒,然而刚出一点声,就被一只手按在了嘴巴上。
雷欣彩侧脸看着叶一青,只见他横臂,一只手正贴在自己嘴巴上,于是她疑惑的开口:“你干嘛?”
然而还被叶一青捂着的嘴巴,只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
叶一青侧过脸看着她,眉眼微挑,嘴角翘起,轻声说道:“欣彩,说话就说话,你别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