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txt-新書預告Part.1推薦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某阶梯教室,
韩东手握一堆「成绩单」,挥手之间便分发给在座的学生。
“本次期末考试的成绩已出,合格者将依据你们的序号依次前往「真理之门」。
没能通过考试的学生,说明你们还不具备开门的资格。
即便给予开门的机会,你们也很难从门内窥探出有用的东西。
办理离校手续时务必听从安排。
就这样吧,下课!”
距离上次收到黄袍国王的小说已不知过去多少时间。
虽说韩东不存在「年龄」这个说法,
但由于长年上课,同时还要负责监狱的管理工作以及各种实验开发,
整个人的外表还是有些变化,
留着一撮胡子,
略微蓬松的头发也显得乱糟糟的,
在他回到办公室准备稍作休息时,意外发现桌面居然放着一封寄来的信件,用于封口的蜡章豁然正是韩东无比熟悉的虚空印记。
“嗯!尤老师寄来的,难道说……【出口】被开辟出来了!?”
看过信件内容后,韩东立马向Mr.老师交代了接下来可能需要的代课问题,动身赶往虚空。
尤老师、阿水以及被称为【宇宙之心】,完成加冕(终主)的波普已站在虚空大殿后端的洞口,等待着韩东的到来。
“尼古拉斯,能稍微快点吗?都在等你了!”
韩东一上前便搂住波普的脖颈,“刚刚正在上课嘛~就剩最后一层膜了吗……进度比预想的还要快。
话说回来,
风险评估做得如何?完全打通的风险有多大?”
尤老师解释着:
“只要我们待在通道内,不要让身体暴露在‘外面’,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一旦感知到危险,我将联合尼古拉斯你,创造一个足够坚固的‘真理虚空’屏障,将出口完全封住。”
“走吧!”
正如信封间所言。
通道尽头,仅剩最后一层薄薄的肉泡薄膜。
在场所有人的心情都极其复杂,这张薄膜之后对应的‘外面’,到底是什么样?这个答案,就连作为「全知全能」的尤老师也不清楚。
随着尤老师伸出触须状的手指,插进薄膜中心。
瓦解裂开。
众人同时将【视野】提升到最大程度,一览‘外面’的全景。
“这是!”
一个個嵌套于高维空隙,具备着不同框架、不同物质基础的【宙域】展示在众人眼前,
每个宙域均由不同的‘根源支柱’。
如果说韩东等人所在的宙域,其根源支柱为「真理」。
一旦脱离宙域,韩东对于真理的驾驭也将完全降为【零】……当然,他本身作为「补全者」的实力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外面不同的宙域间,还存在着「律法」、「命约」、「轮盘」等等不同的支柱体系。
很快,
韩东注意到一处很古怪的宙域,
根本看不清它的支柱体系,而且整个宙域像是遭到病菌侵蚀,其外内均长满着肿瘤、感觉正在溃烂流脓。
欢颜笑语 小说
“这样宙域居然还能存在?
到底有什么样的生物能生活在这样的体系之下?”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成帝了金手指纔來-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龍與仙金展示

我成帝了金手指纔來
小說推薦我成帝了金手指纔來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二十四颗真仙丹,也就是一枚天仙果,保底出了两颗丹药。
更有几枚天仙果炼成了三颗,甚至四颗真仙丹。
什么叫做丹开二度啊!
一颗颗圆滚滚,色彩缤纷的丹药从炉中飞出,仙道法则浓郁,像是二十四尊真仙当面一样。
准确的来说,这就是二十四真仙。
一颗丹药里面,蕴含着完整的仙道法则,以及足以将凡躯改变为仙躯,让元神不朽的力量。
炼制真仙丹的过程中,也有天劫降临,不过不如起死回生丹所面对之劫,被轻松化解了。
论珍贵程度与品级,真仙丹肯定是不如起死回生丹的。
级别不高,炼又特别难炼,放在斗气大陆这种类型的丹药,就是给萧炎用来装比用的。
嘶,某丹虽然只是六品,但炼制难度却不下于七品高阶的丹药。
此子竟能够如此轻松写意的炼制而出。
恐怖如斯!
位面电梯 千翠百恋
放眼整个大陆,炼药天赋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这就是这种丹药的正确用途了。
丹香弥漫九天十地,飘荡天宇八方。
哪怕只是闻到这股丹香,
众生便觉得身心舒畅,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张开了,有一种飘飘欲仙之感。
同时出炉二十四颗真仙,这实在太惊人了。
这代表着二十四位真仙。
哪怕是在仙域,诸王也会对这二十四颗真仙丹眼红。
一颗两颗仙王看不上,但这个数量的真仙丹,简直是让人眼红不已。
真仙在仙域里,也是统治者,是上层力量。
没有几个仙王的疆域里有二十四位真仙,相对于芸芸人道众生来说,真仙还是挺稀罕的。
仙域诸王并存,争端是常有的事情。
但总不能一有争斗,就让仙王下场。
诸王下场的次数多了,那极有可能会引发波及整个仙域的大战。
姊姊把男主人公捡回家了
许多时候就需要各家的天骄去解决,或者真仙出场。
二十四位真仙,足以让一方仙王疆域的势力膨胀。
所以,仙域诸王此刻又多了一个诉求。
除了起死回生丹之外,真仙丹他们也想要!
孟子,这两种丹药的水太深了,你把握不住,交给我们来。
这就是仙域诸王内心的真实写照了。
看着在自己面前灿烂发光的真仙丹,孟川的心情很不错。
不知道为什么,哪怕这种东西对于他本身来说是没有用的,可他收藏了这些宝物,本身也会有一种愉悦感。
要把这些丹药送人,孟川也不会舍不得,但收藏的那一刻,的确是高兴的。
看着自己的收藏逐渐丰富,满足~
“基本上没有天仙果副作用的丹药哦。”孟川看向几人。
“有需要的话,可以和我说一声。”
清净虽然震惊孟川的丹道造诣如此高深,能炼出这样的丹药,化腐朽为神奇。
但她还是摇头拒绝了。
鲲鹏子则是有些挣扎,最终,他长舒一口气。
“我挺想要的,但还是算了,我身为鲲鹏,成仙还要服食丹药的话……”
鲲鹏子抵御了这莫大的诱惑,只觉得整个人好像都升华了。
嗯,错觉。
孟川笑笑,也不意外,收起丹药。
其实,虽然天仙果的副作用基本被消除了。
但这样的丹药真的就是完美的了吗?
对于没有能力靠自己成仙的普通人来说是的。
能成仙了,未来还可以继续修炼下去,那还要什么自行车。
但对于清净,鲲鹏子这样的人来说,服用真仙丹,他们也就废了。
他们的未来,会被这颗天仙丹给影响。
所以,没有副作用的天仙丹,只是对那些本就无望成仙来说的。
他们没有希望成仙,靠服丹走到了这一步,以后还能继续修炼,只要不死,熬也能熬到真仙的高深境界。
何其完美?
“所有丹药都已炼成,接下来……”孟川一手探出虚空,抓向帝关外的某个地方。
在那里,有一头古兽伏尸。
一条锁链缠绕古兽,锁住他,同时在古兽的头颅上,有一件仙兵。
这件仙兵将他的头颅都给刺穿了。
全身都是银色的鳞片,头有真龙角,头颅也与真龙相似,背部有一双巨大的翅膀,遮天蔽日,无比巨大。
可以看出,这是龙种,不过和正常真龙不一样,他生有双翅,整体看上去更加狰狞凶恶。
在龙种古兽不远处,立着一块石碑,碑上刻着四个字。
天下第二!
孟川一只手覆盖住天下第二,移星换斗,将他带来了原始帝城。
“天下第二?”圣王直接认出了古兽的身份。
“他的状态不对,他的元神呢?被打散了吗?”
天下第二虽然被仙兵贯穿了头颅,被人锁住,但是他的生机并没有消散。
其以秘法,锁住了一身精华与气血,不泄露分毫,万古岁月不灭。
这让他的肉身一直保持着生命力。
但天下第二元神消失了,现在就处于一种不生不死的状态。
天下第二消失的很早,根本就没有参与仙古末年大战。
“这是……龙?”鲲鹏子看着天下第二的躯体,有些疑惑。
龙威暗藏,身躯也有龙的特征。
但是形象和真龙差距太大了吧?
“的确是龙族。”圣王点头,说道:
“龙族有许多血脉,最大的两脉就是十凶真龙那一脉,还有天下第二这一脉。”
“后来这两脉相争,角逐真龙真名,天下第二败给了真龙。”
“自那以后,只有十凶真龙那一脉,可以称真龙,有真龙真名。”
“那一脉的形体,也成了真龙形体,被世人所熟知,公认。”
除了十凶真龙之外,其他的龙族也是龙。
但在进化为真龙,拥有真龙之躯,真龙之名前,都是异种龙,异形龙。
哪怕天下第二的实力不比真龙差多少,他也不能以真龙自居。
龙族在这一方面,是讲究正统的。
如果当初是天下第一赢了真名之战,那他才是真龙,这样带翅膀的龙身,也会成为所有龙种的进化目标。
鲲鹏子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隐秘。
抓来天下第二之后,孟川又将手探向了离天下第二所在地不远的地方。
那里有一头黄道仙金通灵所化的老牛。
不过这头牛不是孟川的目标。
老牛拉车,车里面的人才是孟川的目标。
那也是一位由黄道仙金通灵所化的存在,不过他是人形。
这是很恐怖的生灵,仙金通灵,跟脚举世无双,若是圆满出世,可以和真龙相媲美。
孟川连牛带车带人一并带来了这里。
黄道仙金道人,天下第二的邻居,两人也是好基友。
公子相思 小說
圣王自然也认得仙金道人,而仙金道人的情况和天下第二差不多。
都处于不生不死的状态。
“这就是道兄你要复活的仙王吗?”
孟川点头,取出两颗起死回生丹。
该吃药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的四合院避難所笔趣-第六百零二章 上門女婿熱推

我的四合院避難所
小說推薦我的四合院避難所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近藤先生,冒昧问一下,你们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徐东试着询问道。
“去燕京。”
“是定居吗?”
近藤大生点点头:“我们家在燕京已经买好了房子。”
“怎么不留在青泥洼港,或者去琴岛?听说这两个地方,是你们霓桑人最喜欢定居的城市。”
徐东好奇道。
“没办法,公司落户在了燕京,离不开。”近藤大生紧接着反问道:“徐君,你是哪里人?”
“巧了,我也住在燕京,你们住在哪一块?”
“在燕北的润泽庄园,徐君有听说过吗?”
徐东点点:“好像有印象,那边是不是别墅区?”
“没错,你们大夏的别墅真贵。”
近藤大生肉疼道。
为了买别墅,他们家差不多花了一半积蓄,如果换在霓桑,这个价格都能在最繁华的地段,买到十倍以上的面积。
“哈哈,贵有贵的道理,起码我们这边的别墅不收房产税,而且库存一直都在减少,这可是稀缺资源。”
“徐君家住的也是别墅?”
“不是,我们家是一套小四合院。”
“四合院?现在还能买到四合院吗?”
近藤大生不由得两眼放光。
一般四合院的居住环境,可能没有别墅舒适,但它有一个别墅没有的优点,那就是区位优势。
他们这些霓桑人,现在属于无根之萍,如果想尽快融入大夏的顶层圈子,搞一套四合院无疑会方便很多。
燕京从来都是政治中心。
“我们家是十年前买的。

徐东解释道。
近藤大生有些小失望:“原来如此,是我妄想了。”
说话的功夫,队伍终于排到了。
“徐君,你先来吧?”
徐东笑着点点头,没有客气。
不过为了表示感谢,他将手中的一个肉罐头递了过去。
“近藤先生,这个是肉罐头,送给你中午加个菜。”
“不行不行,无功不受禄。”
近藤大生的心里其实很想要。
他们家从霓桑一路逃难过来,都好几天没吃过肉了,即便到了大夏后,也因为人生地不熟,想买都找不到地方。
能填饱肚子就很不容易了。
徐东将罐头强塞进了对方手里:
“不用跟我客气,我包里还有好几个罐头呢,不缺这玩意儿,你就放心拿着吧!”
“谢谢,非常感谢。”
近藤大生再次鞠了一个躬。
加热服务还是很快的,不到两分钟,两人就重新回到了车厢里。
徐东朝小齐招了手:“快过来。”
小齐一看机会来了,立马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近藤先生,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刚认识的好朋友齐亮,你可以叫他小齐。”
“小齐,你好!”
“小齐,这位是近藤先生。”
“近藤先生,您好,很高兴认识您。”小齐一脸热情。
紧接着,近藤先生把家人介绍给了两人认识,小齐不仅知道了“女神”的名字,还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
小说
算是取得了初步进展。
……
下午三点钟,高铁到站了。
徐东拉着小齐和近藤一家告了别。
看着佳人远去,小齐满脸不舍。
“别看了,有时间约人家出来逛街,近藤先生对你印象还不错,你的机会还是蛮大的!”
“徐哥,哪有那么简单?我还有工作呢,不可能长时间留在燕京,看来是注定有缘无份了。”
小齐脸上掩饰不住地失落。
“你未来岳父不是给了你一张名片么?”徐东提醒道。
“是啊,怎么了?”
小齐从口袋里掏出名片。
“他们家公司刚搬到燕京,正是缺人的时候,你明天直接过去应聘,如果他们家愿意录取你,说明这事成了一半。”
“可我工作怎么办?”
小齐有些舍不得辞职,这两年大学毕业生越来越多,铁饭碗丢掉容易,再想捡起来就难了。
大唐孽子 小說
“辞了呗,反正你们家就你一个人,到哪都能安家,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你还犹豫什么?”
小齐苦笑道:“徐哥,我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的职位,万一这事没成,岂不是爱情事业两头空?这也太惨了吧!”
“好啦,真到了那一步,你可以过来找我,我们家也有公司,保证不比你现在的工作差。”
徐东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他之所以这么热心肠。
一来是心血来潮,看小伙子顺眼,愿意拉对方一把,哪怕是做个上门女婿,起码也能少奋斗三十年;
二来也是想摸摸霓桑人的老底,了解一下他们的普遍心态。
不出意外的话,他接下来要和霓桑人频繁打交道。
那一百吨救援物资都是小事。
他还有其它想法。
新科海藻目前正缺发展资金,而霓桑人刚丢了“老巢”,家底全都搬过来了,手里握有大把的钞票。
简直是天赐良机。
既然选择了接手家业,那就要做到最好,这是他的人生信条。
“谢谢徐哥!”
小齐听了大喜过望。
他早就看出了对方不是普通人。
“好了,我比你经验丰富,听我的准没错,想要抱得美人归,必须要有豁出去的决心才行。”
“嘿嘿……”
两人走出火车站。
徐东指着马路对面说道:“我们家车在那边,要不要捎你一程?”
“不用了,我坐公交车就行了,反正也没多少距离。”
“好吧,有事记得打电话,千万别跟我别客气。”
刚刚在火车上,两人已经互相加了好友。
“我知道了,徐哥再见!”
小齐说完朝公交车站跑去。
徐东笑了笑,朝马路对面走去。
“周队长,麻烦你了。”
“不麻烦!”周银生立马打开车门:“徐处长,您赶快上车吧,车上有暖气。”
“谢谢。”
“徐处长,咱们去哪?”
“直接回家吧!”
“好的,您坐稳了。”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家了。
大门没有锁,徐东直接推门而入:
“老婆,我回来了。”
官場危情 小說
attacca
“路上还顺利吧?”
杨丽娜正在院子里摘菜,听到老公的声音,立马小跑了过来。
“顺利的很。”徐东点点头。
“行李箱给我,赶紧去擦把脸。”
杨丽娜伸手抓过拉杆。
“箱子很重,还是我自己来吧!”
徐东摇了摇头。
杨丽娜试着提了提行李箱,果然死沉死沉的,忍不住好奇道:
“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你猜?”
ps:求推荐票和月票!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投票,感谢暗夜星晨的打赏,谢谢支持!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浩劫餘生 txt-第九百零七章 流沙區看書

浩劫餘生
小說推薦浩劫餘生浩劫余生
卸甲岭大营内,集合号忽然响起,营地内的士兵们均是精神一振,随后开始迅速列队集合。
数百名士兵在操场列队,蔺大勇握着大喇叭吼道:“所有人以排为单位列队集合,一排到五排驻守营地,其余人向车库方向移动,以排为单位登车,准备出发!”
一名新兵自从来到卸甲岭以后,连实弹都还没打过,听见蔺大勇的喊话,好奇的问道:“长官,咱们要去哪啊?”
蔺大勇眼睛一瞪:“你的教官是怎么教你的?说话不知道喊报告吗?”
士兵高喊道:“报告长官!我想知道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军令如山,长官说的话,所有人必须服从,叫你朝东你朝东,叫你朝西你朝西,谁也不能错一步,你的职责是执行任务,而不是提问题,在这废什么话?!”蔺大勇摆了摆手:“去车库取车,速度快!”
众多士兵闻言,全都开始列队跑向了车库。
独立营如今的军车数量不少,共有十台卡车,但实际上只有三台是军产,其余的都是宁哲以私人名义购买,算是借给独立营使用的,实际上也是为了给自己提供便利,可以随时调用这些车给林巡的匪帮使用,同时利用军方的身份,去五谷城给他们购买给养。
随着士兵们开始登车,宁哲和胡逸涵、张放等人也从他们独立排驻地那边走出来,单独坐进了一台卡车里。
胡逸涵登车后,坐在了驾驶位,看着远处已经驶出车库的五台车,侧目看向了宁哲:“咱们不是要去五十公里外支援被困的士兵么,怎么才去了一百多人?”
“吕勐刚刚跟我通话的时候,说那支运输队是被沙尘暴和流沙给耽误的,而且主要的敌人是狼群,咱们要做的就是过去将狼群驱散,然后把他们带回来就可以了,卸甲岭周边没有什么规模太大的匪帮,这一百多人主要就是为了震慑一下流窜的土匪,至于狼群,到地方扔几颗手雷,再把火焰喷.射器亮出来,足够驱散这些畜生了。”
宁哲坐在副驾驶,并没有太在意的做出了回应,因为刚刚的电话,是吕勐亲自打给他的。
宁哲相信吕勐不会欺骗自己,就如同吕勐不相信吕涛会欺骗他一样,而这一场由信任引发的骗局,正在迅速发酵。
独立营的部队离开驻地之后,就开始根据师部提供的坐标点,开始在沙漠里行进,跟情报当中提供的消息一样,他们前往的位置,的确是一条巨大的流沙带。
他从地狱而来
流沙简单的解释,就是沙像液体一样可以流动,经常出现在地基不稳的沙漠,当有重物置于沙体之上,就像被水吞没一样,最终沉到底部。
对于漠北的流民来说,流沙是一个好现象,因为流沙密集的地带,下面通常都会有旧世界的遗迹,但宁哲他们来的这片流沙带,因为位于要塞管控区和土匪地盘的交界地带,局势比较混乱,所以基本没有挖掘队会来这里进行开采,否则就算挖出来什么好东西,恐怕也带不走。
流沙这种自然现象很难侦测,因为在陷入流沙之前,肉眼看去,地面都是一样的。
车队进入流沙地带之后,第一台车很快便遭遇了这种情况,随着车头一沉,车身开始以极快的速度下陷。
“糟了!”位于车队尾部的宁哲看见这一幕,迅速拿起了对讲机:“头车内的人听好,所有人不要下车,其余车辆扇形散开,抛投钩索,搭设逃生板!”
宁哲话音落,几台车全都开始小幅度的移动,同时向头车发射带有钢缆的抓钩,车上的军官也开始指挥士兵们将钢缆捆绑在车辆的拖车梁上面,同时在脚下拿起木板向后轮和车辆后退的地面上扔,以增加受力面积。
“嗡嗡!”
随着后面的几台车引擎咆哮,钢缆瞬间绷直,但是前车并没有被拖拽后退的迹象,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开始向下沉没,在自然的力量面前,机械的力量也显得很渺小。
“排长!不行了!这么下去咱们都得死!快跑吧!”一名新兵顺着车篷向外望去,发现他们这台车的前轮已经彻底陷入地面,而且驾驶舱都沉了下去,里面的驾驶员无法推开车门,只能开枪击碎玻璃,准备爬出去逃生。
人心一乱,新兵们的求生意志被激发,纷纷想要跳车逃生,他们本以为车辆下陷是因为重量,结果人一跳进去,也开始下沉,而且越是挣扎,下沉的速度也就越快。
“所有人都不要慌!”宁哲看见前车那边乱糟糟的模样,直接拿起了车载喊话器:“前车的人立刻弃车逃生,从车尾跳下来,踩着逃生板,抓着拖车钩索移动,不要踩黄沙!”
“砰!”
下陷的卡车内,排长抽出配枪鸣枪示警,让众人安静了下来,随后大声吼道:“长官喊话你们都没听见吗?平时的训练都忘了吗?现在给我有序下车,迅速撤离,速度快!”
车里的士兵看着陷入流沙大声呼喊,但很快失去踪影的队友,一个个紧张的不行,纷纷顺着车跳下去,开始拽着缆绳,踩着木板向前移动。
宁哲看见有其他车辆的士兵想要去帮忙,继续喊道:“流沙的扩散面积很快,所有人都不许上前,只能向他们的方向抛投逃生板!撤离的士兵不要乱,注意踩住木板的中心位置,别求快,求稳!”
在宁哲的喊话当中,第一名士兵很快按照他说的方式逃离了流沙区域,转身一看,他们那台车已经沉没了三分之二,吓的一屁股瘫了下去。
我本废柴
胡逸涵看着士兵们已经开始有序撤退,也跟着放松了一些:“流民区这个鬼地方,永远充满了凶险,每一次遇见这些事情,我都会想到咱们第一次来岭南时的模样!”
宁哲不置可否:“当初我在集镇的时候,有一名老猎手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流民区这个地方,不是普通人会遭遇危险,而是我们都是生活在危险当中的普通人,所以每活下去一天,都是值得庆幸的。”
“哒哒哒哒!”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一声枪响忽然在车队里传来,紧接着便是一声尖锐的嘶吼:“我们被怪物袭击了!!”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記憶宇宙-第十六章 夢境推薦

記憶宇宙
小說推薦記憶宇宙记忆宇宙
经过一系列的治疗,丫丫恢复得很快,基本能够脱离辅助治疗正常生活了,已经从时代中心的医疗室回到了基地修养。
“那是什么?”丫丫再一次从半梦半醒间睁开眼睛,自从她慢慢恢复之后,每一次半梦半醒间都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从最开始的模模糊糊,到现在的清晰可见的图像,她不清楚这是不是梦,但每次都是一样的场景,一样的触动她的心灵,每次醒来的时候都是那样怅然若失的感觉,让她很是苦恼。
梦境中总是在一片她没有探索过得宇宙领域,其中有一颗炽热的星球,闪着金光,不用想都知道由着巨大的能量,周围有的行星围绕着它不停地转动着,最让丫丫在意的,是那颗水蓝色的行星,就这样缓缓地转动着,就那样静静地漂浮在这无垠的宇宙中,偏偏像一片羽毛一样每见一次,她都轻轻地拨动着丫丫的心弦,那种感觉有些难以言喻,就像是每次作战平安归来,能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聊天时候的宁静。
每一次都是一样的场景,每一次丫丫想要看得更清楚,在梦中努力睁大眼睛的时候,她就会这样半梦半醒地醒过来,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疼异常,根本无法接着入睡,梦中的画面碎片式地不断在脑中盘旋。
她就这个问题咨询过艾文,艾文说可能是因为她的大脑因为受到那段波的影响,所以要么是大脑受到了损伤,出现了记忆错误,将一些幻觉清晰化地呈现在了大脑中,然后反复出现,可能是大脑的一种保护机制。
也有可能,但是可能性极小,就是那一段波本身具备着传递信息的作用,是一则信息波,那丫丫受到攻击的那一瞬间,大脑恰好与这段波源同频了,以至于接收到了其中的一种信息。
人的大脑是很高级的,比任何科技产物都要聪明,它可以通过保护机制,将那段波的信息处理转换成动态图像,也就是丫丫所梦见的样子,这条信息经过大脑的处理,自动成像在通过丫丫潜意识自己不能完全掌控意识的时候,将它呈现在丫丫的记忆中,当然这也可能是丫丫此时大脑中的余波还未完全清除造成的,待到大脑恢复自后可能这个现象也会消失。
二者大都可能在丫丫彻底恢复会后消失,所以艾文叫丫丫不用担心,好好恢复就好,因为他更偏向前者,那就是脑部创伤后遗症。最需要的也就是丫丫好好休息。
户村助教授的游戏
虽然艾文这样说,可是丫丫还是觉得心中不安,那种很神秘的吸引力,对她莫名的吸引力,让她总是不能忽略,有一种看不清,摸不着,放不下的抓心挠肺的吸引。
因为艾文说了不用担心,所以丫丫也不好再麻烦艾文,毕竟艾文现在很忙碌,听说艾文他们跟进了30年的细胞无限更新项目已经取得了新的进展,正是关键时期,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么人类的寿命又能延长许多。这种关键时候,丫丫也不想占用太多他多心思。
扪心自问,丫丫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她不相信这单单是创伤后遗症,但如果说是另一种可能又太过于天方夜谭,毕竟人的大脑怎么可能与一种能造成大范围伤害的波同频呢,要知道很多宇宙的信息的频率,可是最精密的仪器也难以捕捉的,就算捕捉到了,破解它的信息也是难上加难,更不要说成像了。
同时,丫丫也感觉到了,随着身体的慢慢好转,梦里的场景比起最开始真的越来越模糊了,毫不怀疑等她好转之后便不会有这样的现象。所以出于本能的好奇心,丫丫每次醒来都将自己“梦中”看到的景象画下来,每次都醒来的时候都完善一些。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总觉得这些图像将来会有用的。
最近也不知道樊子臻和志宇在忙什么,每次出现的时候都来去匆匆的,丫丫也没在意,毕竟志宇等级最高,事情肯定比她们多。
倒是文森经常来陪丫丫,本来文森就小,偏偏性格很安静,除了对于他感兴趣的项目格外专注以外,平时都是一个乖乖的小孩。
莫少逼婚,新妻难招架 阳光浬
每次文森来陪丫丫的时候,可能是平时睡得少,也可以说是年纪小,几乎没多久就会犯困最后睡着了。
一发生这种情况丫丫就守着文森,看着文森乖乖的样子,丫丫也觉得时间过得挺快的,养病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熬。
而樊子臻更不用说了,本来就闲不下一天到晚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现在指不定在哪疯玩,不是在跟人虚拟赛车,可能就是跟着博士后面闯祸呢。倒不是说樊子臻不关心丫丫,而是以丫丫对他的了解,他确实是静不下来的人。
不过这一次丫丫可真的是错怪樊子臻了,最近的樊子臻可能是他从小到大,除了任务以外,做的最认真,最心惊胆战的事了。
此时的樊子臻,还在拿着那一小块晶石,装模作样地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力地往童杨博士所在的科研大楼走去!
周围有许多都是骑士团的人,很多的都是带过樊子臻他们的前辈们,有的是和樊子臻一样来交一些外太空发现的特殊的未知物质,有的却是来查看前期交上去的东西研究出什么结果没有,看了一圈樊子臻年纪最小,所以他鬼鬼祟祟地混在其中也不是很显眼。
不过想要见到童杨还是要找准时机,毕竟这里面的科研人员都很忙,童杨也不例外,很少能单独见到他,也亏得他不是科研大楼的核心的存在,不然樊子臻想单独见着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樊子臻在楼里面溜达了好几个小时,硬是没见着童杨的影子,不知道今天童杨到底去哪里了,樊子臻都在想要不要改天来的时候,终于见到了童杨,还是没有助手在身旁,单独走着的童杨,这让樊子臻冒出一种今天真的是走了大运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