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羣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紀 線上看-1348 神蹟之後是屠殺看書

羣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紀
小說推薦羣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紀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
对阿瓦城西门的突袭作战,就是在这些缅兵完全蒙逼的情况下开始的,第一批被杀死的是驻守在西门城楼上的几十个缅兵,因为那里部署着两门口径相对大一些的青铜炮和十多具大型火铳,因此成为方临佑带领连队的攻击重点。
实际上,那个地方大多数所谓的青铜炮,就是一种只需要两个人抬着发射的大号火绳枪,这些士兵被杀的原因正是那两次盲射。
我必须隐藏实力
我的爱,玛利亚
当时,城头上两名头脑还算清醒的军官,正在指挥士兵用火铳和青铜炮各自对城墙外漆黑的旷野盲射了几发,然而射击的响动和烟火给埋伏在城外的炮队提供了显眼的反击目标,第一时间飞来的是四枚燃@烧@弹,爆炸后熊熊燃烧的火光照亮了整个西门城墙,大火很快点燃了木制的城门楼,于是这简直就是在城墙上燃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炬,这不仅给进攻城门的两个连照亮了前进道路,也给四百米外的炮队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战场照明。
事实上,除了西门楼,在附近城墙上的缅兵尚有二百多人,他们大多数死于手榴弹和五九式步枪,这些一直处于蒙圈状态的缅兵们,在死到临头的时候不仅没有反抗意识,甚至连逃跑的意识都没有。
因为,当两个步兵连从城墙内的南北两处阶梯登上城墙时,这些黑人士兵们吃惊地发现,城墙上依然站着大群的士兵,透过火光可以看到,不少人仍然被江面的景观吸引,他们呆呆地望着江面,背对着自己的枪口,对身陷危险浑然不知……
就在战前,从连长到士兵都得到方副旅长的一个特别命令——
“在此次作战行动中,要把握住这场战斗的核心任务:控制城门和城墙。
因此要排除一切干扰,专注核心任务,在战斗中不要追击逃离城墙的士兵,不收留任何俘虏,一切行动都要以控制城门和附近城墙,迎接主力部队入城为中心展开!”。
这个特别命令被各级军官们传达到了每个士兵那里,但是很快就被简化成:“不追逃,不留俘”这六个字。
方临佑下达这个命令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自己这边确实有点兵力不足,因此既无法分兵追逃,更无法派人看守那些随时都会变成不稳定因素的俘虏,他希望在自己身边留有尽可能多的士兵。
然而这个命令隐含的意义是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就非常清楚,不追击逃离城墙的敌人这一点好理解,把敌人赶跑就是了,因为无论这些敌人逃离城市还是跑回城墙脚下的军营,对于控制了城墙的我军而言,都很难再对城墙构成威胁,加上缅军的人数和装备根本无法与占有地利和火力优势的联邦陆军作战,更别说夺回城墙了。
自杀岛
对于不留俘虏这种事情,士兵们没有想太多,他们知道这个背后意味着什么残酷的真相,然而官兵们长期接受的军事训练和作战条例教育告诉他们,如果遇到敌人的伤兵,官兵们只需要做一个简单迅速的战场判断:对自己有没有威胁,如果有,则补刀或者补枪,如果没有,则听之任之。
因此士兵没有在战斗中救护敌人的义务。
当然了,战斗结束后自家的救护兵们在处理完战友的伤亡后,如果发现敌人的士兵仍然活着,连队的救护兵会考虑给予一定的救助,这是上级军官们经常给士兵们说的“人道主义”,尽管在实际作战过程中,这种“人道主义”的救助往往是打折扣的,但毕竟还是存在的。
特别是在第二旅里,士兵之中就有不少生命力顽强的、属于原敌军的南洋土著,他们在被救助后,最终成为第二旅的士兵,有的还成为班长副班长之类的基层军官。
因此,在军官和士兵们的意识里,这几乎就是“不留俘虏”的全部意义了,因为只要是澳洲的大炮一响,蒙蒂尼机枪一开火,手榴弹一扔,对面的敌人不是被打死打残跑不动,就是如惊弓之鸟四散而逃,历次作战敌人无不如此。
然而如今连排长和士兵们遇到了新问题:蒙圈状态的缅兵不跑、不战、不降怎么办?
这对于战场上的士兵是一个问题,因为交战双方远没有到相互杀红眼的地步,眼前的缅兵们像一群智力残疾一样呆呆地望着江面,对身边发生的事情毫无反应,哪怕是在不远处的榴弹爆炸把人炸到半空也熟视无睹——刚刚冲上城头的这些黑人士兵们面对这种情景,不约而同地扭头望着身边的军官,然而领头的一位排长也赶紧回头找长官。
但是,他发现现场没有任何一位军衔比自己官大的军官,于是自己在犹豫片刻后,咬咬牙,毅然决然地掏出别腰里的一颗五九式手榴弹,用力扔了过去——那天凌晨,发生在西门城墙上及其附近的惨烈屠杀,就是这样发生的……
很快,阿瓦城城头的已经火光照亮了半个天际,夜色里,江面上喷溅着火星的烟雾和交织在其中的白色探照灯光柱,给伊洛瓦底江的夜空抹上了一层神秘的红雾。
此时此刻,在暗红色的粼粼波光中,距离阿瓦城数公里外的江心岛的村民们,终于从睡梦中惊醒,不少人爬上屋顶,睡眼惺忪地望着江面发呆——没有人对发生在眼前的景观大呼小叫,作为拥有虔诚的佛教信仰的民族,人们现在能做的,只有在心中默念经文,祈祷着佛祖的保佑……
然而江心岛上的村民们此时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在江心岛小码头正在发生的事情——那里刚刚发生了一场一边倒的战斗,只不过阿瓦城头的枪炮声暂时掩盖了小码头附近联邦一型左@轮@手@枪的枪击声。
就在刚才,二十多名驻守小码头的缅兵们,在几分钟之内就稀里糊涂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他们而言,与江心岛的村民一样,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从下游悄然而至的一只船队——曙光号和跟随而来的四艘中型平底木船。
当缅兵们终于发现从江面浓重的雾气中冒出来的船队时,双方已经是近在咫尺了,然而更让人吃惊的是,突然从雾气中射来的一道强光,明亮到让人眩晕——那是曙光号上的探照灯正在直射码头。
凌天劍神
随即,几声清脆的枪声划过士兵们的耳际,一些同伴应声倒下,大多数人此时仍然毫无反应,然而还是有几个士兵借助一晃而过的光柱看清楚了手里的鲜血,有人倒在了他们的怀里,活着的人从这些倒下的同伴身上摸到了鲜血——温热、粘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