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一百年後的人生 煉心修性-第174章 高溫桑拿浴相伴

一百年後的人生
小說推薦一百年後的人生一百年后的人生
张彤云插嘴道:“梦白不会因为忙于照看生意而忘记给我回信的,你们究竟把他怎么样了?”
幻化恋物语
假顾颐泽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道:“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跟你们多费唇舌了。”
顾颐泽一说完,三人立马后退到雅间里头的墙边。
店小二察觉到情况不对头,急忙往门外跑,谁知道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被弹了回来,险些跌倒。
店小二惊慌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出不去啊?”
王质和谢道韫先后上前察看,门果然被封堵了,看得到外面却出不去。
假顾颐泽左边的护卫伸出左手,道:“通海葫芦!”
一只棕色的大葫芦凭空出现在他的手掌心。
右边的护卫伸出左手,道:“活体金属!”
一块锃亮的正方体小金属被托在那名护卫的手掌心。
既然已经亮明了敌对的身份,唐仇没什么好顾虑的,当即默念咒语祭出罡气,试探性的向对方三人发出一记横劈。
右边的护卫看出唐仇有动手的意思,已提前将正方体小金属抛落在地,道:“变大!”
小金属块刹那之间增大变厚,变成一堵高八尺、长八尺、厚一尺的金属墙,挡下了唐仇的横劈。
百 煉 成 神 黃金 屋
唐仇戴着提升仙力输出量的手套,即使是试探性的横劈,也能在金属墙上留下五寸深的刀痕。
手里拿着棕色大葫芦的左边护卫拔掉塞子,把大葫芦从金属墙后扔出,大葫芦滚动到了众人的身前,葫芦里的水不断地往溢出。
似乎是配合着左边护卫的举动,右边的护卫旋即喊道:“变大!变大!”
两声变大之后,金属墙完全隔断了雅间,没有留下一丝缝隙。
大葫芦的出水量越来越大,片刻功夫俨然成了一个小喷泉,猛烈地往外喷着水,一会儿的功夫,水就漫过了脚背。
王质开启神行助跑过去,一个蹴鞠踢把大葫芦踢向金属墙。大葫芦撞击金属墙,“噗”的一声,反弹了出来。大葫芦喷出的高水压缓解了反弹的力道,大葫芦翻了两个跟头,就停了下来,立在雅间的中央,出水量变得更大了。
大葫芦吃了一记蹴鞠踢居然一点事都没有,众人不觉吃惊。
张玄大声问:“这就是你们费尽心思把我们引到此处的目的吗?”
假顾颐泽道:“没错!这个雅间已经被我右边的护卫施加了禁锢术,只能进不能出。大葫芦则是我左边护卫的杰作,葫芦联通着大海,越受攻击出水量就越大,并且是没有办法被打碎的。我们已用金属墙隔断了雅间,你们在那边等着被海水淹死吧!”
谢道韫道:“夫君,快把大葫芦塞上!”
王质从身上撕下一块布,试图塞住葫芦口,然而在强大的水压下,王质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的,葫芦口怎么塞也塞不住。
假顾颐泽道:“不要白费气力了,塞子在我们手上,那是唯一能塞住葫芦口的东西!”
终极女婿 怪喵
银婴不信邪,尝试着冲出去,结果和店小二一样,身体仿佛撞到了无形的墙壁,被弹了回来,跌坐在地上。
门口的四名护院察觉到雅间的地上满是水,准备冲进来护卫张玄。
张玄伸手制止道:“别进来!守在门口!”
张玄过去关上房门,对众人说:“看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王质提醒道:“银婴,这里有水,你千万不能使用秘术!”
银婴道:“那我能做什么啊?”
谢道韫道:“你什么都不用做,过来和张公子、彤云站在一起!”
银婴听话照做,谢道韫左手两指夹着道符,念咒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金钟术!”
道符快速焚毁之后,在谢道韫掌心留下一个黄光咒印,谢道韫把咒印按在地上,瞬间出现一口半透明的大金钟把三人罩在里面。
银婴拍打钟身说着什么,不过声音被金钟隔绝,未能传出来。金钟连声音都能隔绝,海水自然不在话下,里面的海水一滴也没有增多。
因为金钟占据了一些空间,雅间所剩下的空间变小,海水漫灌的速度由此加快,如今已漫到小腿的一半。
银婴知道金钟术的弱点,谢道韫怕她破坏金钟,用手势告诫她,为张玄和彤云的安全着想,不要轻举妄动。直至银婴委屈的点点头,谢道韫才安心。
唐仇道:“多谢王夫人!”
谢道韫摇头道:“在里面也没有比外面好多少!金钟虽大,无奈人多,里面的空气消耗得很快。因此,必须尽快解决掉他们,我们才有活路!”
唐仇道:“交给我吧!”
王质打断两人,指着金属墙道:“你们看!”
金属墙上刚才被唐仇用罡气劈出来的刀痕已经消失。
王质道:“刀痕像伤口一样,自动愈合了。”
唐仇道:“你们退后,我再试一次!”
王质和谢道韫退到金钟旁边。
唐仇祭出一成精神力和体力,道:“裂空斩!”
两道斩击呈四十五度角的交叉劈向金属墙,一尺厚的金属墙几乎被击穿,金属墙上留下两道又深又长的刀痕。
王质双掌互抵,默念咒语道:“玉帝武装!”
穿上黄金铠甲后的王质踏着水面助跑,用力踢击刀痕交叉处。金属墙应声穿了一个大洞,吓得金属墙后的三人紧贴身后的墙壁,大气不敢出。
这时候,海水已经漫过了膝盖,从被击穿的金属墙往里灌。可是没几下就灌不进去了,因为金属墙正以极快的速度愈合,补上了缺口,同时刀痕变短变浅,最终消失。
French of the Dead
展示在王质三人眼前的是一堵完整无缺的金属墙。唐仇不死心,举刀想劈出第二刀。
王质制止道:“唐仇先不要劈,留点力气!”
唐仇问:“愈合速度好快,怎么办?”
王质问:“娘子,你怎么看?”
谢道韫思索道:“夫君,你觉不觉得这堵金属墙和结界术很像!”
王质领悟道:“你是说它的愈合并非没有代价的?”
谢道韫点头道:“对!结界术是元神秘术,受攻击会消耗施术者的精神力和体力;我刚才看见这堵金属墙是从左手召唤出来的,所以我猜想,它每次愈合需要消耗施术者的精神力和体力。”
唐仇道:“事不宜迟!我继续砍它!”
海水已经漫上大腿,谢道韫制止道:“唐公子,你这样砍,对方精神力和体力消耗的速度太慢了,估计我们是先被淹死。所以我想对你使用造极秘术,看看你的造极秘术能不能助我们脱困!”
唐仇道:“王夫人,我准备好了,尽管来吧!”
谢道韫左手靠近唐仇,默念咒语道:“服从!”
随后,谢道韫双手合十,默念咒语道:“突破上限!”
唐仇双手握刀于胸前,王质和谢道韫观察片刻,唐仇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谢道韫道:“唐公子,攻击那堵金属墙!”
唐仇立即弓步下马,凝神聚气,凝聚起来的气势将脚下的水推开,随后,唐仇的刀呈四十五度角劈出。唐仇的刀一出,王质和谢道韫立即感觉到雅间里酷热无比,仿佛置身在毒辣辣的烈日底下一般。王质立即带着谢道韫躲到金钟后面,由金钟抵挡酷热。已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店小二背脊贴着墙,也移了过来。
唐仇那带着高热的斩击一下子把金属墙一分为二,这还不止,高热还把切口两边的金属烧得滚烫熔化,金属液体不断滴落。液态的金属接触到地上的水瞬间冷却,高热将水气化,变为水蒸气。假顾颐泽三人所在的区域水蒸汽氤氲,温度高得让他们喘不过气。
右边护卫的造极秘术叫做“自主再生”,金属受损后能够像生命体一样再生,且再生速度肉眼可见。不过,再生会根据受损的程度消耗相应的精神力和体力,受损越大,再生所需要的精神力和体力就越大。
金属墙被一刀两断,受损已经够大的了,斩击所留下的高温还在不住的熔化金属墙,右边护卫一连吃下两颗丹药,才勉强维持得住消耗。
更严重的是,地上的水浇到金属墙上所产生大量的一百度的水蒸气已经填满了三人所处的狭小的空间。温度升高,氧气密度会发生变化,原有的氧气会变得稀薄。空气湿度增加,会让呼吸道黏膜分泌物异常增多,呼吸阻力异常增大。高温下基础代谢率会明显升高,对氧气需求异常增加,因此会出现呼吸困难等缺氧的表现。
三人没有挺过来,最终因所处环境的气温过高和缺氧身亡。之后金属墙消失,大葫芦消失,雅间里的海水哗啦啦地向外流失。不消一会儿,地板上只留下水迹。
唐仇丢失了攻击目标,站在原地不动,谢道韫勉力走过去为他解除服从。
唐仇清醒后,看见谢道韫面色口唇苍白、皮肤出冷汗、乏力、呼吸急促,急问:“王夫人,你不要紧吧?”
王质解除秘术,上前怜惜的抱紧谢道韫。然后,使用完造极秘术的王质身体一动,就感到头晕目眩。王质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比谢道韫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不是连续失血,不过两天之内损失两成的血量也是够呛的。新血未及补充,血液生化不足,如果再有失血的情况,就会进入失血性休克,甚至死亡。
王质道:“娘子,快吃培元金丹!”
谢道韫道:“可是,培元金丹只有一颗!”
王质道:“你吃,你比我需要!万一有人受伤,还需要你治疗!”
王质说的是实情,谢道韫不再推让,从怀里拿出小瓷瓶倒出培元金丹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