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捎個男朋友 起點-第十一章 心跳分享

捎個男朋友
小說推薦捎個男朋友捎个男朋友
肉烧焦的味道弥漫开来,赵亦婷拍了拍安小绛的肩膀:“绛绛,快转一转,肉都被烤糊啦。”
安小绛回过神来,扭捏地将刚才的羊肉串递给了景峙川。
景峙川接过来,看着这一家人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幸福相处的情景,很羡慕。
有家人陪伴,疼爱的滋味,在母亲陈洁莹去世后,景峙川便再没尝到过。
虽然景峙川的父亲景维庚健在,而且在逐北可谓是呼风唤雨,同时也是在胡润百富榜上都有排名的商界大佬,但是这对父子已经六年没联系过了。
景峙川的思绪有些飘飘然。
安琮把刚烤好的第一条鱼,拿来给景峙川,景峙川竟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安琮嘟嘟嘴,说道:“小景叔叔,吃鱼啦!第一条,我特意拿给你,以后我不会欺负你了。”
景峙川摸摸安琮的头:“谢谢小琮,你吃吧,叔叔这儿的肉还没吃完呢。”
安小绛看到景峙川的举动,心想景峙川是仗着自己个子高,就这么喜欢摸别人的头吗?
安琮在小溪边玩水时,听到当地洗衣服的大妈们说,今晚村里有篝火宴。此刻已经6点半了,安琮愣是吵着要参加,晚一点再回家。
安建濮好说,只是今天有景峙川在。安建濮知道景峙川这几天一直都没好好休息,担心他累,不喜欢这样喧闹的环境。
安建濮还没开口,安小绛已先跟安琮杠了起来:“要不给你留辆车,你自己参加吧,我们可得回家了。”
安琮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景峙川,一边拽着景峙川的胳膊左右摇晃着:“小景叔叔,你陪我好不好?”
安建濮正要训斥安琮,只见景峙川一个胳膊抱起了安琮,眼睛弯成了月亮:“好,叔叔陪你。”
安琮搂着景峙川的脖子,大声欢呼着。
就这样,等到晚上8点半,天色黑透了,安小绛一行人也加入到了当地的篝火宴中。
篝火窜动,村民和游客们手拉手围成一个大圆圈跳起了舞蹈。
安小绛坐在边上,没一会儿,一个顶着一头锡纸烫的男孩子,走过来邀请安小绛去跳舞。
可安小绛的魂儿一整天都被景峙川那性感健硕的身材吸引了,哪有什么心思跟其他人跳舞。
安小绛冲男孩礼貌微笑,然后委婉地拒绝道:“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
灯火跳动,人群舞动,歌声不绝于耳。
安小绛没体会到开心,甚至觉得有些烦躁。
她向后倾身,快速撇头瞅了瞅坐在另一边的景峙川,而后起身离开了座位。
这个村庄是个世外桃源吧,街道上连一个路灯都没有,除了篝火宴上此起彼伏的声音,偶尔的家犬狗吠声,只剩了下稀稀疏疏的蟋蟀叫声。
安小绛刚路过一个羊圈,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她忽然心里一咯噔。
安小绛微微扭头,用余光扫视后方,但什么也没看到,安小绛迅速加快脚步。
一个不小心,安小绛左脚踩上了小半截儿砖头,一个趔趄,整个人失去平衡,身体摇摇晃晃向前栽了下去。
安小绛此刻想着的,不是自己是否会摔伤划破脸,或者被不远处的坏人侵犯。安小绛心想,这一载可别吃了满嘴羊粪球就行。
眼看安小绛马上就要来个狗啃屎了,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一只大手拽住,紧接着身子转了个圈,狠狠地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安小绛双手环住了一个腰,而她的脸则紧紧贴上一个结实的胸部。
安小绛扭扯着试图抽离身子,声音变得微微颤颤,并用尽剩下的全部力气喊道:“放开我!救命呀!”
景峙川感受到,安小绛身体在发抖,知道她受到了惊吓。
可出于本能,景峙川想要安抚安小绛。
于是,景峙川抱住了安小绛,用低哑的声音柔声说道:“小绛,别怕,是我,景峙川。”
ARAMITAMA荒魂
可安小绛根本听不进去对方的话,挣扎着捶打景峙川:“放开我!”
景峙川缓缓松开手,并捧住安小绛的脸,使其注视自己的双眼:“小绛,是我,景峙川,别怕。”
安小绛慢慢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后,眼泪哗哗掉下来,仿佛是村东那条永不枯竭的河流。
安小绛挣脱的身子,再次向前,她紧紧搂住了景峙川。
安小绛顺势将脸埋在景峙川的肩膀不停地哭,想要把整个村庄哭成一座孤岛似的。
第一次有女生,对着景峙川哭成这样,关键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这个女孩子哭成这样。
景峙川完全不知所措,但他清楚地知道,是自己错了,是他吓坏了安小绛。
景峙川轻轻拍着安小绛的背,不停地自责道:“对不起,小绛,对不起…别哭了,你没受伤吧?”
安小绛哭蒙后,慢慢清醒过来,怒视眼前的这个男人:“景峙川,你干嘛?你是嫌我命长吗?故意吓人!”
景峙川这三个字,音调格外高,这也是安小绛第一次当面叫景峙川的全名。
景峙川松开一只手,揉揉安小绛的头,声音低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天太黑,我也不确定前面的人是不是你,对不起。”
安小绛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在抱着景峙川哭,同时,他也抱着她。
召唤恶魔阿萨谢尔
安小绛从景峙川怀里缓缓挣开:“所以,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景峙川嗯了一声:“看不到你,天黑,怕你在村里迷路,就出来找你。”
安小绛疑惑:“怎么让你来找?我爸妈呢?”
景峙川挠挠鼻尖:“那个…他们和你弟弟在跳舞。”
安小绛第一次觉得被爸妈抛弃了。
随即景峙川蹲下身子,检查安小绛是否扭到脚。
安小绛微微后退了一小步:“托您的福,我脚没事。”
但毕竟是被砖头拧了一下,安小绛左脚有些疼,万幸没崴到脚。
可景峙川并没有起身,而是转过来背对着安小绛:“上来,叔叔背你回去。”
“不用了,我真没事。”
景峙川却说:“快上来,如果让你这样走回去,你没事,但我可能就再也无法回到逐北了。”
这意思是说,安建濮将把景峙川打死在濮阳。
最终,安小绛顺了景峙川的意。
刚刚抱在一起的时候,只有惊吓和哭泣,可此时,安小绛的心跳快的要命,她尽量与景峙川的背保持些距离,生怕对方感知自己这羞怯的心跳。
天上没有月亮,地上没有灯光,一片漆黑中,安小绛觉得这是属于他们两个的专属浪漫,是没有人能窥见或知道她心思的明朗夜晚。
回到篝火旁,安建濮他们仍然在跳舞,没有谁注意到这两人。
安小绛没主动说自己刚刚的遭遇,自然也没人知道。
回到家,安小绛写了篇日记:
2013年10月6日 星期日 晴
他的身材很好,
虽然晚上差点被他吓死,
但我没冲他发脾气,
因为他哄我还先抱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