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大魏說書人 愛下-第一百九十六章:義薄雲天?推薦

大魏說書人
小說推薦大魏說書人大魏说书人
走远后,悄然开启天眼观察两人,嘴角不禁提起一抹弧度来。
果然是你们。
这两位可是陆离的熟人了,妖族的玄一还有王泽,两位天骄。
佛门真的有防备吗?
妖族这两位都来了,蛮族的蚩尤和蚩羽不会也在兖州城之中吧?
难道两族因为水陆法会的事情再次合作了?
其实陆离开始对于蛮族和妖族回来这种事情抱着怀疑的态度。
哪怕是最后的讲法他们能获得提升,但风险也太大了,这里毕竟是大魏境内,并不是去桃山遗迹的时候。
在六位三品金刚面前如果身份暴露了,那可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入地无门。
到时候几真就是得不偿失了。
可眼看着这两个人就在这里,陆离不免有些怀疑了。
要不过去试探一下两人,看看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
对于玄一和王泽这两人,陆离还是能拿他们当做半个朋友的,因为当日追杀他的时候,两人确实在故意的拖延时间,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他动手。
这跟蚩尤和蚩羽两兄弟就形成了很是鲜明的对比了。
陆离思忖片刻,直接转过身,这让凌月不禁一愣。
“李大哥,怎么了?”凌月问道,突然回头凌月自然以为李逍遥是碰到熟人了。
果然,陆离微微一笑,说道:“遇到两个熟人。”
“那我先下来吧。”凌月表现的很懂事,如果被熟人看到这样的行为,可能会让李逍遥丢了面子。
凌月深知虽然是朋友,但未必跟李逍遥的性格一样,就算不是丢面子,也难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奚落他两句,她可不想看着自己心爱的李大哥这么丢了面子。
“不用,这样就可以了。”
陆离虽然面部做了伪装,但还是要小心一些,而眼下背着凌月不就是行为上最好的伪装吗?
在玄一和王泽之前的认知中,陆离是不会这么做的。
“这样真的好吗?”凌月不禁有些犹豫。
“没事的。”
“那一定是李大哥特别要好的朋友了?”
陆离嘴角提起一抹怪异的笑容来,道:“算是吧。”
回答的有些模棱两可,这也让凌月柳眉微簇,不过也是习惯李逍遥这种说话方式了,并没有再多嘴问,反正李逍遥说什么就是什么。
陆离追上了两人,佯装脚步一个踉跄,玄一自然感觉到了,转身一躲,没有被陆离撞到。
“你们也来了啊,好久不见。”陆离佯装出一个久别重逢的样子说道,之后摘下了自己的脸谱。
带着脸谱的玄一和王泽对视一眼。
玄一率先说道:“这位兄弟,你认错人了。”
“不能够,你们俩我还能认错吗?咱们当年一起闯荡江湖的时候,可是抵足而眠的。”陆离这瞎话倒是说来就来。
也不怕说错什么,毕竟他说的那两个人也是他编造的。
玄一摇摇头,摘下面具,冲着陆离露出一个微笑。
陆离佯装一愣。
“兄弟,这下看清了吗?我是不是你的故友?”
“抱歉,两位的身形和衣着都太像了,我与之前朋友几年未见,故而认错了。”陆离微微我颔首,再次说了声抱歉。
玄一只是大方的摇了摇头,道:“不妨事。”
“大哥,我们走吧,还要找住处呢。”
陆离心说果然,当即说道:“二位再找下榻的地方吗?”
“对。”王泽的回答简单干脆。
“这样,为了表达歉意,二位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住在我包下的客栈里,还有一间上房。”
两人都是眉头微皱,身为妖族来到大魏地盘自然要万事小心,所以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抱着一个怀疑的态度。
陆离朗声一笑,说道:“都是江湖人,二位一看实力也是不俗,难道还担心我加害几你们不成?”
達根之神力 小說
说完这句话,见两人还在犹豫,陆离索性就在添一把火说道:“如果二位不愿意,李某也不勉强,可能二位刚到有所不知,现在兖州城的客栈都已经满了,而距离水陆法会开始还有六天时间呢。”
两人再次对视一眼,玄一在王泽眼中看出了肯定的态度。
“那就麻烦这位兄弟了,我俩愿意出双倍的价格。”
陆离摆了摆手,道:“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都是朋友,不提钱。”
两人相视一笑,也没有说什么。
回客栈的路上,陆离一直背着凌月。
魔女与使魔
她几次想要下来,都被凌月给否决了。
玄一则说道:“李兄与夫人真是恩爱啊,着实让人羡慕。”
这次,陆离没有在解释,而凌月也是颇为惊讶。
为了不引起怀疑,到了客栈陆离直接让凌家的护卫安排两人住下,自己又带着凌月去集市了。
之前还有一小半没有逛完,至于这两人,只要到了客栈,就没有什么能瞒住他的事情,所以陆离现在也不着急。
“李大哥,义薄云天这四个字形容你在合适不过了。”
陆离听到这个评语,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凌月,记住了,在这个大魏,在这个江湖之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义薄云天。”
“那有什么?”
“尔虞我诈。”
这是陆离发自内心的感慨,走到今天,亲人自然可以完全信任,还有老师。
但朋友却没有几个,查荣和余飞绝对算的上。
可是要从绝对信任的角度再去找,陆离的名单上好像真的挑不出太多的人了。
之所以由此感叹,也正是因为遇到了玄一和王泽这两个人。
开始两人还好,但一旦到了利益层面上,两人肯定要跟自己的势力站在一起。
这就是问题所在,陆离不能说两人做错了,但就这样的行为让他完全的以诚相待,那绝对是他的脑子有问题了。
“李大哥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腹黑邪王神醫妃 小說
陆离摇了摇头,道:“我以为这些道理你会懂的,但既然不懂,我就跟你说说,凌家主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将来肯定是要接收凌家的,放下仇恨是对的,但也不能太过天真了。”
凌月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并没有在问,只是恍然的点点头。
两人有一直逛到夜色降临才回去,听说今天兖州城晚上有庙会,陆离说等吃过晚饭之后在带着凌月过来。
凌月对此是惊喜不已,她没想到陆离陪她游玩竟然没有显现出一点的不耐烦来,而且之后一段时间还是一直背着她。
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会倾慕呢。
同时凌月的心理多少也有些失落, 想来是她之前的那些话多多少少的起了作用,陆离此刻抱着的说不定就是陪她最后这些天的态度。
可能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可凌月却把这种失落隐藏的很好,她不想再去要求什么了,生怕现在直接就把陆离给吓跑了,那她可能真的就要后悔一辈子了。
吃晚饭的时候,陆离邀请了蒋文龙陆知,以及妖族的两人。
前者还好,后者则是推脱掉了。
房中,两人坐在桌前。
“要不要现在离开?”王泽问道。
两人都没有想到儒家的蒋文龙和陆知会在这里,多少有点冤家路窄的意思,毕竟陆离的大儒师父前几个月刚只身到了妖族。
他们俩来之前,邪风妖王也特意嘱咐过了,一定要格外注意儒家的人,甚至还要超过佛门。
虽说水陆法会是佛门举办的,而这里更是大昭寺的老巢,可毕竟要举办这样的盛会,佛门虽说要防护,但很多事情上做不到那么严密。
而来观礼的儒家弟子可就不同了,他们有的是时间去做这些事情,尤其是跟陆离有关的儒家弟子。
玄一闻言摇摇头,道:“凭他们的本事还还没法识破妖王给我们的伪装。”
“可他们手中有大儒字帖啊,万一…”
他们不可以,而诸如沈令这样的大儒弄出来的字帖却有这样的功效,王泽可不敢赌说他们没有带这样功能的字帖。
玄一再次摇头,道:“你当大儒字帖是糖豆吗?只要我们不过多的暴露手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王泽琢磨了一下,只得点点头。
“其实在得知这两人也住在这里的时候,我反而不愿意走了。”
“为什么?”王泽惊得眉头一挑,赶忙问道。
玄一淡然一笑,道:“这陆知也去过桃山遗迹,身份更是陆离的弟弟,他说不定知道一些陆离的消息呢。”
“旁敲侧击的问一问?”
“不错,如果指望着陆离自己蹦出来,太难了,眼下能遇到他亲近的人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玄一抿了一口茶,悠悠说道。
虽然知道玄一说的不无道理,但王泽的心理还是有些没底,这样做无异于刀尖上跳舞,对方一旦觉察出不对来,他们此行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别说是寻找陆离,就连能不能出大魏可能都是未知数。
寵妻無度之嫡妃不羈 雨涼
至于什么沐浴佛光,更是想都不敢想了。
但王泽却也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两人的行动一向是以玄一为主导的,这一点他早就习惯了。
“那刚才为什么还拒绝他们的邀请呢?”王泽直接问道,毕竟想要套话,饭桌上是最好的机会。
玄一摇摇头说道:“不着急,过了今天也还有五天时间呢,有的是机会,慢慢来,如果一开始就表现的太着急,难免会引起猜忌的。”
王泽闻言眼珠一转,说道:“要不我们直接把这个陆知给绑走算了,陆离是个重感情的人,他弟弟如果在妖族,必然能引他过来。”
“是啊,能把陆离引过来没错,但同样的,还有那个大儒沈令,说不定这次还有其他大儒会一起过来,连着两次绑架儒家学子,你真当儒家是软柿子了?”
这种抄近路的方法玄一自然想过,可被他第一时间自我否决了,理由就是他刚才说的,绑走陆知跟捅马蜂窝没什么区别。
那样陆离和妖族的仇就彻底做死了,这个扣子再也解不开了。
“王泽,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千万别本末倒置。”
王泽无奈的耸耸肩,道:“我也就是那么一说,真不知道妖王为什么这么重视这个陆离。”
“如果你作为六品修士有信心逃过四个四品修士还都是其中顶尖的追杀吗?”玄一毫不避讳的说道。
王泽却是不以为然,道:“还不是我们在拖延时间,动手的其实只有蚩尤一个,那个蚩羽都是在之后才出手的。”
“概念是一样的,重点是我们围堵了他,就算不拖延时间,我那天也没打算出手。”玄一缓缓说道。
“为什么?”王泽明显一愣。
玄一无奈一笑,道:“你不觉得丢人吗?”
王泽转念一想,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来。
“确实,一个六品修士竟然还要四人联手,传出去实在不好听。”
玄一点点头,说道:“就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蚩尤一开始也是这个想法,直到后来发觉陆离的实力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才想着大家一起出手的。”
“我懂了,妖王觉得陆离能逃出生天,就证明了他的本事,这样的人如果杀不死,未来的潜力是无限的,我妖族不想树敌。”
王泽说完这些,眼中突兀闪过一抹惊诧,道:“你说妖族北边部落的那个深坑是不是也跟陆离有关?”
“这就不知道了,妖王对此也有怀疑,但如果陆离背后真的隐藏着这么一位强者,没道理他自己会到妖族来。”
两人讨论着,大黑就在门口听着,它此时一点动静都没有。
“二位兄台,晚上我要和凌月去庙会上看看,两位可要一起?”晚饭已毕,陆离直接问道蒋文龙和陆知。
两人齐齐摇头,陆知更是直接挑破说道:“我们还是分头走吧,打扰了你二人不好。”
凌月表现的十分乖巧, 陆离闻言却也没有表示,只点了点头。
“我们走吧。”
这次,大黑没有在屋里睡觉,而是跟着两人。
陆离把手盖在大黑的头顶,刚才听到的所有话都传了过来。
在听到要绑架陆知的时候,陆离眉间闪过一抹厉色,还好最后话峰转了,这才没让陆离再起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