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造化獨尊 線上看-第236章 現身鑒賞

造化獨尊
小說推薦造化獨尊造化独尊
虽然不是第一次进来,林秋寒却还是感觉这里的神奇,这种以法力维持住事物的状态和屏蔽旁人的手段连宗门元婴祖师都直言做不到,那位前辈究竟是何等惊天修为?
“那位前辈真的死了吗?如果是的话这里终有一天会失效,可惜了。”
林秋寒喃喃自语,依旧站在山顶没有离开,与其盲目行动,不如先想好怎么做,这两年来她也时常思考过该怎么破局,但还是没什么头绪。
而此时,周夜明已经下山开始转悠起来,花了一天时间,他将这处秘境逛了个遍,没有发现另外十个人的行踪。
“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难道秘境不止这一处?还是说他们都在这里,只是相互之间无法发现?”
周夜明此时终于有了些许猜测,他不禁震撼的想道,此等手段,他是闻所未闻啊,那位前辈恐怕至少是入圣境的修为!
“逛也逛了,你现在有什么头绪吗?”蓝欣问道。
“有些想法,只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哦?说来听听。”
“进来之前玉蝶谷的人就说明过,每个人得到秘术的方式都不相同,想来答案不止一种。情之一事,最难捉摸,依我看无论是选择坚持还是放弃,只要我的做法被那位前辈认可就行。”
周夜明分析道,他无法替那位前辈做选择,但是他可以表达出自己的态度,如果有可取之处,那位前辈自然有所感应。
“那你现在要干嘛?”
“不干嘛,生活!”
“啥意思?不找秘术了吗?”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越是刻意为之,越有可能是假的,我没有经历过感情,强行刻画是无法打动人心的,顺其自然就行,我们回院子里吧。”
蓝欣似懂非懂,陷入沉默,似乎是在想周夜明话中的意思。
回到院落,周夜明坐在桃树下的石桌旁,取出玉露茶叶,心平气和的放入茶具中。这套茶具还是在白石城的时候白露生送给他的,用起来非常方便。
这里的事物虽然被定格,但外界带进来的东西却不受影响,轻抿一口,周夜明抬头看了看上方的桃花,轻声说道:
“这里的一事一物无不透露着相思之意,先将其一一找出来再说。”
斗罗大陆外传神界传说
網遊之最強生活玩家 豬肉亂燉
自语间,周夜明翻手取出一张纸条,手上挥动,在上面写下了两行诗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纸条飘荡之间飞上枝头,挂在树枝上,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过了一会儿,他返回殿中,看着矮桌上的古琴,想了想,手上出现一块木牌,光芒一闪,上面亦凭空出现了几个字:相思弦,尘缘浅,红尘一梦弹指间。
鼠虎香格里拉
将木牌轻轻放在桌子上,周夜明神色平静的看向屋外,此时天色已黑,月光照耀在院落中,显得颇为清冷,令人心生黯然。
“天空中竟然只有一轮明月,难道是这秘境自带的?”
周夜明诧异道,神识扫过天空,但却并未发现这个月亮的本体是什么,他随即脚下轻点,直飞云霄,天空不算太高,飞了约数十里,到达了秘境的边界。
“原来是外界的月亮,可是地罗星明明是双月的,为何另一个没有出现?”
他算了算时间,外界如今应该处于双月同辉的时间,而另一个月亮却被这里屏蔽了,有什么深意吗?
炊饼哥哥 小说
“月如人,互不相见?镜花水月…”
周夜明返回院落中,来回走了几步,随后翻了翻纳戒,没有发现可用之物,于是从昆仑仙境中掏出了一方巨大的木桶,又引入清水。
“明月虽远,却也可以近在眼前,水月即便是虚幻的,但感情本就不可捉摸,以虚对虚,想来能得到一丝慰藉。”
做完此事,周夜明右手一挥,同样在桶上刻下了一句诗词:此情惘然逝如梦,镜花水月原非真。
轻轻一笑,周夜明有重新做回桌边,看了看上面的清茶,翻手收了起来,换了几坛被红布封口的美酒。
“良辰美景,月下独醉才是正理,茶、还是太清淡了,今夜便大醉一场吧!”
以他如今的修为,有心抵挡,自然是不可能喝醉的,但若不动用法力,也能体会到一丝‘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的感觉。
四周万籁俱静,青玉蝶早已入眠,停在各处花瓣上一动不动,在风中随着花朵轻轻晃动着,大殿周围的纱帘摇摆不定,正暗合雕像下那首诗词的情景。
此处只有周夜明一人似乎黯然神伤的在院中买醉,虽然他心中并无相思之情,但在这种环境下,外人再怎么看也会联想到情殇之苦。
平静的一夜过去,周夜明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这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他却十分平静,看不出丝毫失望之色。
就这般每日闲游,转眼已是二十日,这段时间,周夜明走遍了秘境的秘境的每一个角落,遇到可能寄托相思的事物都会留下一句诗词,夜间再返回院中喝酒。
看上去似乎有那么一点为情所伤的意境,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模拟而已,此情并非来源于他,而是那位前辈和这里的一草一木。
“二十天了,什么都没有发生,你真的有把握?”蓝欣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儿,我点出这处秘境蕴含的所有情意不过是顺手而为,并没有指望一定能得到那位前辈的青睐。有些事情太过朦胧,沉迷其中并非好事,敞开了说反而能让当事人看清一些东西,选择早晚是要做的,就算不选择,那也是一种选择!”
周夜明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有些醉意的说道。
“铮~”忽然间,身后的大殿中凭空传来一声琴音,周夜明心中一震,醉意瞬间消失。
回头看过去,只见古琴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身穿青裙的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相与外面的雕像一模一样,此时她正握着桌上的那块木牌,痴痴的望着上面的诗句。
“好一个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你且说来听听,我该如何选择?”
为何定要随波逐流
“见过前辈,晚辈不过是有感而发,决定权在您手里。时间流逝,即使前辈以大/法力将这方秘境定格在某一状态,什么都不做便是默认了安于现状,但心呢?前辈真的能做到古井无波吗?晚辈猜您留下这处秘境,是想让后人给您一个答案!晚辈的答案是:顺其自然!”
“你这些天留的诗句我都一一看了,确是好词好句,但你此刻所说的等于没说。”
“晚辈留下诗句不过是点明前辈心中所想,将事实一一摆在眼前,让前辈看个清楚!”
女子沉默,她固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心中纠结,沉迷其中难以自拔,这些天周夜明带给她的触动不亚于一个选择困难症患者面对超市里一大波的相似物品,让她有些心慌意乱。
“我且问你,如果你心爱之人要与别人结为眷侣,你是进是退?”
“额,晚辈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如果发生此事,我会先了解对方的心意,情在,一切好说,即使走不到一起,也可以做一生的知己!反之,不若相忘于江湖。”
“知己?”
“不错,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岁月漫长,天不老情难绝,活着,便有希望,存一寸光阴,换一个世纪,摘一片苦心,酿一滴蜂蜜,世间最久远的时光也不敌心中的念想。”
“守候吗?那如果选择忘记?要如何做?”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人生中的每一次相遇都会刻在心中,念念不忘分量自然会越来越重,唯有习以为常。比如这桃花,在前辈眼里必不只是桃花这般简单,晚辈所说的忘,并非指忘却人与事,而是忘记这份重量!”
“那岂不是更难?”
“非也!桃花于人,是情;于物,是景。前辈今后所见事物必会联想到自己的感情,但不妨试试再想些别的,比如万物生长。长此以往,形成习惯,情感自然会被逐渐淡化,终有一日,可能做到笑看桃花,心境平和。”
“你之见解确实不同于常人,我在此很多年,大部分人都是让我去追逐或者忘却,却说不出该如何做。道法自然,心亦如此,以情为伴,或浓或淡交给时间,可!”
女子眉头逐渐舒展,露出一丝笑容,似乎轻松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