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蟻道 起點-第四十九章 道蟻(五)展示

蟻道
小說推薦蟻道蚁道
“还记得那个三灵根资质的燕十郎吗?”
吴长老淡淡地说道。
林凡对此人心生厌恶、嫉妒之心,就如同隔世的仇人一般,岂能不记得。
此时听见自己的师父口中突然说出,心中蓦然一惊,不知对方提起这人是何意图。
“此人目无尊长,生性傲慢,公然之下与为师作对,如果不惩罚的话,岂不是乱了猎宗的规矩。
只是为师出手的话,颇有些不便……”
吴长老说到此处,意味深长地看了林凡一眼。
机灵的林凡顿知何意,他早就有些想法,自然拍着胸口连忙应下。
随即,他稍一犹豫,表示出灵根资质不如对方,就怕以后有心无力,言外之意,需要恩师相助才可。
吴长老笑了笑,一眼看破林凡心中所想,也不马上点破,便又开口说道:
“花豹、铁屠等三方势力曾受过我的恩惠,你可持师父信物找到他们。
记住了,你只需暗中行事,不可明着来,难怕暴露也不可说是我意。
我要让他在宗内处处不顺,受尽屈辱,待他日后入山猎取妖晶之时,可让人…..”
吴长老说到这里,眼中凶光一闪,右手比如刀状,在脖颈上缓缓划过。
他此时心中仍有顾忌,生怕对方暗处相助之人知晓后,危及到自己。
可是心中又有不甘,这才让林凡这些人出手,看看对方底牌到底是人是物。
如果真是高修暗中相扶,他没有参与其中,亦可全身而退。
要是什么传承宝器的话,他不介意暗中出手,将其归为已有。
此乃一石二鸟之计。
一旁站立的林凡,自然是心领神会,他没有想到师父居然能提供如此强大帮手。
顿时欣喜若狂地跪在地上,信誓旦旦保证完成此任务。
师徒两人正在暗中谋算他人之时,崔府君已经飘然回到燕十郎居所,无声无息地坐在了椅子上。
“崔老,您回来了?”
慕容月儿身为阴魂,最先察觉到崔府君的回来。
连忙几步迎上前去,先是敛衽一礼,随即殷勤地给其双肩按了起来,开口试探地说道。
崔府君当然知道这个小丫头,所问何意,便口中随意轻应一声。
“嗯!”
他接着伸手向外一抖,一张古朴的兽皮呈现而出。
燕十郎和月儿均是眼前一亮,急忙凑上前来,见其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古文,都是些奇形怪状的符号。
他们探头细看了半天,也认不懂上面任何一字的含义,不由得郁闷万分。
“看也白看,上面的冷僻古字就是在远古时期,认识的人也不多,老夫更是读不懂,更何况你们了。”
“只是没有想到,猎宗的女长老竟然识得一些,差点坏了本官的好事。”
崔府君想了想,面色有些不善地说道。
他此次前去盗图,最先来到了千宗拍卖行,还未等潜入其中,便在看到里面,走出一名身穿管事衣服的男子。
见其不过是炼气八层的修为,崔府君二话未说,找一僻静处,遂即上前就将其拿住,强行搜魂了起来。
这才得知,此张兽皮早就不在拍卖行内,只不过是张流烟等人放出的烟幕,拍卖行虽是宗内所属,俨然已经掌控在这些长老们手中。
这才有了他潜入张流烟洞府偷取兽皮的那一幕,至于那些守护的阵法和禁制,对于崔府君的金丹修为来说,形同虚设一般。
听完对方讲述盗取经历后,燕十郎和月儿先是心中惊诧,继尔转喜。
“如果道蚁之事真得被对方所晓,就只能将所有看过此图之人全部杀掉。”
在利益面前,崔府君向来都是心狠手辣,从不做妇人之仁。
“判官大人,何谓道蚁?”
慕容月儿见兽皮已经取回,趁着对方心情较好之际,开口讨教起来。
崔府君闻言后,便讲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传说。
关于道蚁的部分信息,也是得自三生石内,无数万年来,也不知是哪个幽冥阴魂留下的印记,让他无事时偶然看到。
原来此道蚁与冥界也是渊源相连,传说鸿蒙初开,始分天地人三界,此地即为冥界。
天地间人界的无数低等生命之魂,无论人、妖、植等均受制于仙界,他们的生与死,安与危,都形同蝼蚁般脆弱。
自古有不屈便会有抗争,这些低贱的生命体少数走上了修仙之路,多数仍然处于生老病死的循环之中。
数百万年前,冥界中的亿万阴魂,不再愿意重新堕入轮回,去受尽这无休止的折磨,便想方设法欲摧毁地府六道轮回盘。
谁知一番激烈抗争失败后,无数阴魂消亡,剩下的残魂均被投入畜牲道,做为处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
命可亡,魂可消,意志却是可亘古长存,他们转世后,却成为一只只黑白两色的蚂蚁。
它们一代代繁衍下,仍奋力吸纳着天地之灵气,自行修炼着,妄想有着一日,能够突破天道轮回所限,不再成为蝼蚁之身。
崔府君讲完这段传说后,令在燕十郎和月儿颇有同感,纷纷唏嘘短叹,叹命运不公,坎坷无常。
“崔老,你也不识得此文字,那我们岂不是……”
燕十郎欲言又止道。
虽然后面的话没说全,但是月儿也知是何意,这也是她心中的顾虑。
“呵呵”
崔府君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燕十郎立刻醒悟过来,因有月儿在场,关于三生石内的秘密,自然不可能说出。
三生石内能记录道蚁这样的信息,至于再冷僻的文字,也应该能够找到,只是需要崔老辛苦一段时间,将其学会方可。
修仙者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超长记忆,学习一种语言文字需要花费的时间,并不会太多,这才是崔老不慌不忙的缘故。
大家一阵闲聊之后,便失去了继续交谈的兴趣。
深夜茫茫,微凉如水。
身体略感疲惫的燕十郎开始准备休息。
他俯身从蒲团上拿起自己的衣裳披上,正准备找处干净之地躺下,崔府君也准备收起手上的兽皮,回到三生石内研究一番。
尽管如此世界依然美丽
两人无意间挨近之际,异况却陡然突发!
“噗!”
崔府君手上的兽皮,刹那间燃烧起来,并绽放出绿色浓浓的火光,火焰迅速蔓延之下,连带着他的手也跟着引燃起来。
一股难以形容的剧痛传入心神,让他不由松开并连退数步,惊惧之下,崔府君口中接连吹出数股阴风,才令手中的绿火熄灭。
显然此火不比寻常火焰,在此之前更是毫无预兆,发生的情形,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与此同时,燕十郎身上一处不显眼衣角地方,也砰然裂开,滚落在地一颗浑圆小指大小的夜明珠。
此夜明珠乃是养母花无怜赠予燕十郎之物,当时她自知体病难医,便给他做了件新衣裳。
她顺便将多年前,客人给予的夜明珠偷偷缝在了衣角里,希望他以后无钱度日时,可以解燃眉之急。
多年过去了,燕十郎只知道,母亲希望他一直穿上此衣,不让轻易更换,缝缝补补之下,早已破旧不堪,仍然不舍得仍掉。
哪怕有新衣在手,他也会套在里面,他也曾注意过衣角处的突兀,硬硬的像个洗完打结的线团,只是粗心之下,一抚而过,未予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