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混在皇宮假太監 ptt-第302章 樑寧汐相伴

混在皇宮假太監
小說推薦混在皇宮假太監混在皇宫假太监
用过饭,李易没有再待下去,回头派队人过来,唐歆和唐艺梦两姐妹的安危,还是不用担心的。
“这就走了,天色都要黑了,你不是,不是……”唐艺梦扭捏着说不出话来了。
“不是什么?”李易低下头,痞痞的扫视她。
瞧见李易眼里的戏谑之色,唐艺梦轻哼,小脸一扬,跑了。
真是坏蛋!
亏自己打算晚间陪陪他,就该让他孤枕难眠!
李易在后扫视唐艺梦曼妙的身姿,这地方,较他原先待的世界早熟,小丫头明显发育完全了啊,是不是该寻个机会吃了?
“指挥使?”
“走,回军营。”李易说完,大步朝外走。
儿女私情固然叫人沉迷,但不能因此荒废事务。
熙王那边动作越来越大了,最多不超过五日,他就会行动了。
自己需要在这几日,将士兵进一步操练,他们的身体素质强一分,在战场上,活着的几率就大一分。
吉尔伽美什似乎在当心之怪盗
清澄若澈 小说
楚国,皇宫里,一东卫到皇帝跟前禀报,“皇上,大乾在边境的驻军并未有丝毫异动,看其样子,并不打算管内部即将展开的激战。
“襄瑜公主那边,还未有消息?”皇帝转过眸色,淡淡开口。
东卫摇头,“自公主入了大乾,大乾皇后就以保护为由,将人控制了,我们至今未探查到公主一行人的踪影。”
“却是不知关去了哪里,求皇上责罚!”东卫半跪了下去。
皇帝蹙了蹙眉,眼里有着沉思,边境的驻兵未动,他想借此事发难,怕也讨不到好处。
现今,只能看熙王同陆璃的碰撞,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了。
倒真叫人有些许期待。
若陆璃败了……
皇帝扬了扬嘴角,届时,周任时会如何自处?
“东西可送了过去?”
“三车火药,熙王已经接收。”
“想法子再给他运去几车。”皇帝抬了抬眸,他得为熙王加大筹码,陆璃那女人,太难对付了,愣是撑着没让盘子崩了。
龙椅换个人,大乾这块肉就能啃下来了。
“是。”东卫躬身退下,照吩咐去安排。
戎国,某处荒山里,一众人面色沉肃,大乾和楚国都有火器,眼下暂时是和平,但不管他们中,谁腾出了手,都势必会试图将他们并入疆土。
坐以待毙是万万不可能的。
他们已经弄到了制作火药所需的材料,只是不管怎么配制,都威力甚微。
实在叫人忧愁。
“日夜加紧,另外,将士们的弓箭,务必练到百发百中!”一穿着大裘的男子,沉声道。
如今是盛夏转秋的季节,按理穿不住大裘,但戎国,天气诡异,昼夜温差,有时大到离谱。
这也是周任时,为什么总碎碎念天寒地冻,思乡心切!
溱国的边境,宁汐公主的饭碗再次叫人摔了,看着甩袖而去的兄长,梁宁汐叫来侍卫,让他再给自己送一份。
百无一用,就知道拿自己撒气。
可惜,嫁了几次都没嫁出去,不然,日子再差,应也比现在好过。
她是不是得谋算谋算?
同她那皇兄绑一块,早晚得连累死她。
可溱国,谁又敢娶她。
真是叫人头疼。
她不是没有被赏赐出去,只是,往往日子一定下,没过几天,夫婿就没了。
要么跟人打斗死了,要么就醉酒一头把自己磕死了。
分明都是他们自己的原因,却让她落了个克夫的名头。
她莫不是真不祥?
短暂的一秒怀疑,梁宁汐就是一笑,就算是又怎么样。
当初没掐死她,现在更别想弄死她。
溱国不行,可以走和亲,她是不介意被拿去联姻。
活着才是最主要的。
大乾、戎国、楚国,梁宁汐更倾向楚国,但机会不是好得的,且看看大乾之事后的走向。
“都公,如你意料的,楚国在暗中插手了。”殷承到李易营帐冷着脸禀道。
李易擦了擦刀刃,抬起眸,“他们一向喜欢在暗中捣鬼。”
“让人潜伏好,暂且不必动作。”
“等牛鬼蛇神都现身了。”
李易弹了弹刀背,寒光从眸底划过。
“都公,唐二小姐来了。”都前卫到李易跟前低声道。
李易挑了挑眉,大晚上的,小丫头这会跑过来,想做什么这是?
很让人想入歪歪啊。
“把她带过来。”
事情禀报完,殷承很识相的走了,临走前,给了李易一个暧昧的眼神。
李易哼笑,这都揶揄上他了。
约莫一刻钟,唐艺梦被带进了李易的营帐。
都前卫一走,李易将唐艺梦拉入怀里。
“这个点过来,你莫不是馋我身子?”李易恍若浪荡子,挑起了唐艺梦的下巴。
唐艺梦白他一眼,“分明是你馋我!”
见小丫头要较真,李易一笑,在她唇上亲了亲,“是,小媳妇,我馋你。”
米娅
捏了捏李易的鼻子,唐艺梦环抱着他,“战事在即,我是怕你睡不着,白天拿不出精神,才过来的。”
“咱们唐二小姐最深明大义了。”李易轻抚她的背,夸赞道。
心里则是,小丫头真是好骗啊。
随便说说,就当真了。
纯净的让人泛起悸动。
“你出来可同唐大小姐知会了。”李易携唐艺梦坐下。
唐艺梦眸子顿时飘忽,这么大胆的举动,她哪敢同唐歆说,只把侍女留着,能瞒则瞒,不能瞒,就一五一十的交代。
“若没有东霞山的事,我们应是已经成婚了。”唐艺梦看着李易,轻轻启唇。
“大坏蛋,我穿过嫁衣了,无论你承诺的有没有做到,我都是你妻子。”
“你要想……”唐艺梦声若蚊蝇,一路从脸红到脖子。
“想什么?”李易逗着她。
“你……”
“能不能正经点!”唐艺梦嗔他,她可是好不容易才鼓足的勇气。
“好,我正经。”李易笑出声,手在唐艺梦腰间游离,少女馨香,格外诱人。
吻住唐艺梦的唇瓣,李易不断索取她的美好。
“小娘子,夜深了,咱们,这便就寝了。”李易眼里含着坏笑,贴在唐艺梦耳边,声线暧昧道,抱起唐艺梦就往床榻过去。
瞧李易要动真格,唐艺梦手指微微收紧,她有些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