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逍遙公子世無雙》-第七十章 破局(二)展示

逍遙公子世無雙
小說推薦逍遙公子世無雙逍遥公子世无双
“朱大人,情况怎么样?”
李北牧赶到县令公署时,已经只剩李二叔和朱广权了,至于那无能狂怒只能被迫成为阴阳人的吴涉水,估摸着是被赶跑了。
“一切正常,我和老李到了周家之后,便让一众捕快衙役守在门口院内,只有我俩进了屋子,待了小半个时辰,才喜笑颜开的出来。”
“外面的情况呢?”
“还在追查,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回来了。”
李北牧点点头。
侍从仆役送来饭菜,李北牧心不在焉地吃着午饭。
没多久就有一个身穿灰衣的中年男子从屋外走了进来,面无表情地将一张叠好的白纸送到了朱广权手中。
随后转身离去。
丝毫没有将这一县之尊放在眼里。
李北牧只好将目光投向了狼吞虎咽的李二叔,后者头也不抬地说了句,“州牧府那边的人,没事少打听。”
这么看来,这州牧很不一般啊……李北牧默默记下。
朱广权展开白纸之后,便彻底愁眉不展。
李令先看了眼他的表情,“没消息?”
朱广权苦涩地摇了摇头,将那白纸塞进了袖中。
“没有,完全没有符合沈三笑特征的人。”
一时间。
连李北牧都出神了,依靠在凳子上,喃喃道:“不应该不应该。”
“大人,会不会是沈三笑去了,他们没查出来?”
“不会。”
朱广权深呼吸一口,重重地叹了口气。
“不可能,要是连他们都发现不了,那整个临安城估计都没人能发现了。”
见其说的笃定,李北牧只好靠在椅子上,揉着太阳穴出神。
片刻后。
他忽地想到什么,坐直了身子问道:“大人,他们调查的是那群围观的百姓?”
高墙里的美发店
“对啊。”朱广权错愕,差点就把那句,‘不是你让我调查围观百姓’的话说出来了。
李北牧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深呼吸一口,平复了一下内心的心境,才开口说道:
“朱大人,二叔,你们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只是说一种可能。”
“其实沈三笑已经混进我们县衙来了。”
语不惊人死不休。
李北牧一句话,立马引爆了其余两人的心境。
“你说什么?”
“这不可能!”
激动过后,他们很快也就平静了下来,稍一细想,立马汗湿夹背。
沈三笑那神乎其神的易容手法,他们也并不是没有了解过。
连原主父亲都能被瞒住的易容术,指望平日里的同僚能够察觉,无异于痴人说梦。
更何况,现在县衙满临安城的寻找沈三笑,谁能想到,他已经藏进了县衙里头?
灯下黑的道理,谁都明白。
沉默过后。
朱广权忽地问道:“南渊,你是不是已经确定了谁是沈三笑了?”
……
约莫三十年前。
有个少年一夜之间,没了双亲。
原本还是个美满家庭的他,瞬间成了孤儿,就连家产,都被叔伯们瓜分了个干净。
美其名曰:替你保管,等你长大了再还给你。
少年不知,爹娘怎么突然就没了。
甚至就连那个温馨的房子,都变成了叔叔的。
没了学上,婶婶整天逼他去外面讨钱,还规定每天没有讨够多少,就不能回家。
少年浑浑噩噩,不知所以。
就连往日的玩伴,都对他避之如蛇蝎。
于是少年想到了死,想到了去找自己的爹娘。
就在他准备将想法付诸实践的那一天,在那江河岸边,另一位少年喊住了他。
少年问,我知道有个地方,有很多和你一样的人,你愿意去吗?
想要跳江的少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于是他就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叫做赡儿堂。
领他去的少年说他叫王天成。
另一个就说,那我就叫王地成吧。
有了吃住的地方,王地成安安心心长大。
见习少女的最强魔法书
凭借过人的智慧与早熟的头脑,他在赡儿堂里头很快就成了孩子王,也收获了许多友谊。
其中关系最好的,自然要属被他当为大哥的王天成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到了他十六岁那年。
从赡儿堂出来的他,拿着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所有积蓄,盘下了个店面。
可还没等他成功,就有一群人冲进了他的店里头,抢光了他所有的东西。
甚至还在他一直引以为傲的面容上,用小刀划了几刀。
也就是直到那时,他才知道。
自己并没有走出原来的家庭,自己所做的一切,一直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
没人知道这个叫王地成的少年在那一晚经历了什么。
只知道他在第二天一早,离开了临安城。
从此再无消息,宛如人间绝迹。
只知道几年过后。
临安城里来了个闻风丧胆的人屠,名叫沈三笑。
当朱广权和李令先听完故事,跟着李北牧找到王天成时,他正一人站在县衙内的四角翘檐亭里头,吹着凉风。
似乎他也意料到了会有如此情形。
因而当朱广权带着一众捕快围住他时,他也没逃,只是背对着众人,衣袖翻飞。
还是个逼王……李北牧心里没来由的冒出这句话。
“沈三笑,束手就擒吧!”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
“看你这次往哪跑!”
“……”
一众捕快衙役纷纷叫嚣,但却没一人敢上前。
他们也知道,以沈三笑的实力,这第一个冲上去的,几乎是必死。
太古至尊 小说
李北牧忽地瞧见李令先伸手摁住了刀柄,急忙一步上前,伸手拦住了他。
混沌丹神 小说
“李北牧,上来聊聊?”
沈三笑回过头来,依旧是王天成那副老成的面容。
说着他又扫视了一眼其余捕快。
被他目光所看之人,无不惊慌倒退,如避蛇蝎,他丝毫不加掩饰地讥讽道:“就凭尔等宵小,也敢拿我?”
朱广权面色铁青,李令先岿然不动。
很快,徐达就领着四五名捕快冲了上来,手上皆是提着泛着油光的花庄弩。
不愧是临安城,区区县衙,都有弓弩……有了这东西,在场众人都松了口气。
至少不用拿命去填了。
至于他提议的让李北牧上前聊聊……李北牧表示自己脑子还算正常。
瞧见几柄对着自己的弓弩,沈三笑脸上的讥讽之色愈发浓厚。
“也罢,那就这样随便说几句吧。”
他的目光再次落到了李北牧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