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少將的嬌氣包又哭啦!》-第十章展示

少將的嬌氣包又哭啦!
小說推薦少將的嬌氣包又哭啦!少将的娇气包又哭啦!
那是20岁的乔乔和24岁的周一原正式进入对方世界的开始。从那次之后,两人一个回京上学,一个回京归队,明明在一座城市,却没再见面。
但那个爱哭的,爱撒娇的,爱缠着他刨根问底的,爱使唤你的乔乔,明明是最娇气的,却偏又懂得照顾别人情绪,懂的为别人着想,在风餐露宿中带给大家温暖的乔乔,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占据了周一原的心。
一想起从他身边扑向陈宇岚怀里的乔乔,那样信任,那样依赖,这才是无形的伤害啊。
周一原不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情绪当中,他强迫自己不再去想,一心扑在他老爹的大业上。但当知道乔家出事后,他再也抑制不住,乔乔那么爱哭,能受得住吗。他甚至来不及派人去查,自己就跑去乔乔学校,结果去了才知道她已经请假一周了,又直接调飞机去了云州。
上了飞机,周一原才静下来细想乔家的事。乔乔父亲乔振越是云州省财政厅厅长,与总政副部严泽军关系甚密,自然是铁打的南派。其实早在周一原回京时,南北关系是越发紧张,双方都着意部署了许多,他也是在调查严泽军的过程中才发现会跟乔乔扯上关系。
因此,在对待乔振越的事上,周一原一直在犹豫,并未动手。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爹身边的第一秘书沈谅星早就命眼线收集证据,要一举扳倒严泽军的左膀右臂。
噬天 小說
至尊仙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官做大了还怕找不到理由整你?出门稍微吃点好的说你挪用公款,跟朋友见见面说你私相授受。云州省几项建设工程当中,被查出资金违法转移。因此,乔振越以受贿,贪污,以权谋私等一系列罪名入狱,这一周以来被上边传去谈话不下十次。而陈宇岚,在出事前半个月被点名派去西南区深入调查毒枭交易轨迹,西南边境处于三国交汇处,聚集了大量毒品,传销和暗杀组织。现在陈宇岚已经断联,下落不明。
现下只有陈宇岚身边副手张锌和蒋轩在到处联系人周旋,看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如今把乔乔留在北区也不放心,蒋轩亲自去接了人回来,只敢说出了事,再详细的也没告诉她。但乔乔已经哭的不成样子,吵着闹着要见爸爸,她怎么可能相信爸爸会做那些事呢。
可这次沈谅星也是咬得很紧,一律不得探视,蒋轩家里虽也在军中,但要想跟京市抗衡,多少也是力不从心。
“不哭了,眼睛都哭肿了,你放心,已经在安排了,咋着也要让你见上一面,我就不信这云州很真能让他们一手遮天”
蒋轩擦着乔乔的眼泪,心里也急啊,恨不能带乔乔闯进去,只是他一直精于商业上的事,对政治上他只能靠他爸出面,而他们几家关系本就亲近,如今也多少受牵连,陈宇岚呢也联系不上。乔乔从小都是跟在爸爸身后,家里大人也不多,现下出了事,更是找不到顶梁的。
“爸爸不会做那些事的,他最恨那些贪官,怎么会被抓呢”
乔乔虽爱玩,可也知道家人才是最重要的,别看她一天疯,老乔要吃什么药,快吃完了需要买都是乔乔细心记着的,会经常打电话回去叫他注意身体,为了老乔学了多少养生汤,变着法给他做,帮他戒烟,俨然是乔家的小管家婆。有爸爸,她还能赖皮做一做爸爸的小公主,可若是没了爸爸,她自己算是什么呢。
周一原坐在车里,看见站在监狱门口哭的发颤的乔乔,多想冲上去抱抱她呀。
“少爷,还是以大局为重吧,您从前可不是挂念儿女情长的人”
“管好你自己,我爸看重你,不代表我就把你当人”
周一原不留情面的回复着坐在副驾上的男人,这人西装领带,一丝不苟,全身散发着超乎寻常的沉稳与老练,像个饱经风霜的老者,言语间只谈利益不谈人情。可是您若看见他的脸,会发现他也不过只有三十一二的年纪。这便是沈谅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