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夢遐情緣 第一劉-卷三 第五章 打擂臺3閲讀

夢遐情緣
小說推薦夢遐情緣梦遐情缘
孙诚美摇了摇头道:也不尽然,无论是幻兽或是幻器都要看使用者的能力,我派门下的石狮子用意念幻化出来的幻兽体积非常大,这就证明石狮子也是一个意念强大的人。
principato
这时台上又起了变化,印五常见生死印所发出来的光,照不进灰狮子体内,便用手一指,生死印快似流星一般砸向了躲在灰色巨狮体内的石狮子。
只见台上的灰色巨狮。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便将印五常的生死印吞了下去,印五常一见幻器被夺,便收回梦神技认输了,石狮子也收回梦神技,手里拿着印五常的印,很不屑的隔空抛给印五常,便大摇大摆的走下了擂台。
这时主持人马上宣布三强第二场比赛仁祖派石狮子胜,北宗印五常负。六进三的第三场比赛也是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是本宗的王北平对初祖派的姚不奢。
二人上台施礼锣声响起,姚不奢立刻发动梦神技,脚下多了两团黑气,还不等北平发动梦神技便快速向北平冲来,一脚快似一脚的攻向北平。北平也发动梦神技施展劲草身法,躲避着姚不奢的攻击,并用圆仔细观察姚不奢。
只见姚不奢把体内的蓝色真气都灌注在两脚之上,而姚不奢的两条大腿也非常结实强健,可见姚不奢平日里在这两条腿上一定下了不少苦功夫,要是被他踢上一脚肯定完蛋。于是北平施展劲草身法,尽量避开姚不奢的双脚,转而攻向姚不奢的上三路。
五六分钟过后,姚不奢明白仅凭自己的腿上功夫,是无法战胜眼前这个小子的。于是他向上一纵,跳出五六米高,双脚的两团黑气立刻幻化成两条黑龙,姚不奢大喊了一声“龙脚”,便脚踩两条黑龙从空中向北平袭来。
天山劍主 小說
当姚不奢脚踏两条黑龙快要接近地面的北平时,北平突然纵身一跃跳出两三米高,从空中用脚踢向姚不奢的脑袋。姚不奢一击不中,见对手后发制人踢向自己的头部,便就地一滚躲过北平的攻击,再次脚踏黑龙升到半空之中。
他踢出左脚的黑龙攻向北平,然后左脚踏在右脚的黑龙上,在空中盘旋着,伺机给对手致命一击。北平见过黑龙把刘玲的鞭子击碎的一幕,他不敢硬生生去接黑龙的攻击,只有施展劲草身法躲避着黑龙,并不时留意着空中踩着另一条黑龙随时要伏击自己的姚不奢。
眼看二十分钟就要过去了,姚不奢心里明白眼前这个小子虽然是二级技能者,但是他却能使用三十分钟以上的梦神技,如果再这样耗下去恐怕输的会是自己。姚不奢在空中把另一条黑龙也踢向了北平,并顺势落到了擂台边上,在擂台的另一边王北平和两条黑龙斗在了一起。
王北平用圆观察两条黑龙,见它们似乎是通过自己的声音来确定他的位置,因为这两条黑龙都是闭着眼睛在攻击自己。王北平心生一计,运用劲草身法快速带着两条黑龙在擂台上左突右冲,两条黑龙被王北平溜的似乎也是晕头转向。
血 灵 神
当他们分别从北平的左右两侧迅速攻向北平时,北平突然腾空一跃,由于速度太快,两条黑龙瞬间撞到了一起,顿时黑气四散,两条黑龙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幕来的太快,台下的观众根本没看清楚台上发生了什么,姚不奢也是头次经历这样的事,还没来得急做出反应。
跃在空中的北平双脚蹬空,犹如一条黑色闪电射向姚不奢,这双脚蹬空前纵的本领,是王北平和跳跳们学的。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系列的变化,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当姚不奢刚刚反应过来,脚下的两团黑气还没漫过脚面,已经被王北平一头撞下擂台。锣声响起主持人宣布,梦神宗本宗王北平胜,初祖派姚不奢负。
主持人接着道:明天参加三强比赛的选手是梦神宗南宗的丁凤,梦神宗仁祖派的石狮子,梦神宗本宗的王北平,好了今天的武道会到此为止。
邵景山院长从裁判席上站起身来,向左右其他宗派的领队道:谢谢各位师弟师妹们的弟子让着我的学生,不然以他一个二级技能者恐怕早被打下台了。
其他四人都笑了笑也不做声,相继走下了裁判席。第七天的比赛是三强进两强的比赛,由于是三个人参加比赛,所以主持人又放进了比赛选手名单箱里一个轮空名额。
这个轮空名额的含金量可真是太高了,因为哪一位选手被抽中轮空,他就可以直接晋级明天的决赛。当主持人要伸手到箱子里抽取今天对战选手的名单时,突然裁判席上南宗的领队刘贤菊举起手来,示意主持人先停一下。
然后对裁判席上的其他四人道:今天这场抽签赛至关重要,谁抽到轮空签谁就直接晋级决赛。我跟我的徒弟凤凰承诺过,如果她赢了今年的武道会夺取了冠军,我就送她一条钻石项链。
但是现在的情景是,主持人是你们本宗的,而且还有一个你们本宗的选手参加比赛,为了对每一个参赛选手公平,也为了我能实现送给我爱徒钻石项链的承诺,我看这次抽签还是我来抽吧,你们诸位意下如何?
除了本宗的裁判邵景山外,其他一宗两派的裁判都点头称是,邵景山也没有办法,只好伸出右手请刘贤菊上台抽签。刘贤菊满身珠光宝气,一步三摇的来到了擂台上,站在放有选手名字的抽签箱前,向台下的众人微笑的挥了挥手,然后把手放进了箱子里,摇了又摇、晃了又晃,手在箱子里搅动了好久,才拿出了一张纸条。
只见她看了一下纸条开心的笑了起来,台下这时几万名观众都紧张的默不作声,而刘贤菊却故弄玄虚的对着麦克风久久的才开口道:是我们家凤丫头。
然后刘贤菊又把手伸进了箱子里,这次她把手搅动的时间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