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皓玉真仙 txt-第六百三十三章 靈泉現,礦石齊閲讀

皓玉真仙
小說推薦皓玉真仙皓玉真仙
恋上你看书网,皓玉真仙
“阚某还有此等机缘!”
千里外的高空,阚烨衢心中酣畅。
他本抱着就近宰杀几个小鱼小虾维持日常修炼的想法,却不曾料到迎面撞上了一头五阶后期的恶娑王。
而且此异族观想的竟是一种六阶的雷竹!
诚然,六阶之物在宝域不算顶级宝物,可亦足以让元婴修士眼红。
只不过这恶娑王的神通有点难缠。
即便他是晋级多年的老牌大修士短时间也拿之不下。
“不行,姓韩的那小子贪婪成性,若让他闻声赶来阚某独吞就难矣。”
眼中煞气一闪,阚烨衢深知类他的人从不会讲究先来后到的规矩。
其背后的魔影大手往高空一招。
同时,一声轰鸣。
一匹闪烁雷电之芒的擎天神马在高空若隐若现。
各色光霞一阵翻滚,涌向了魔气肆虐的区域。
一股黑色火焰也滚滚喷出。
接着,又是一片刺耳的焦灼传来,神马竟就此的爆裂而开。
无数电丝从光晕中四溅飞喷。
一株巨大的青影隔空一扫,黑色的火焰当即也缩成一片,继而冒烟消失。
正是那棵六阶的青劫雷竹。
在竹根位置,隐约可见一头奇特的生灵。
它那缝隙般大的目中,满是惊怒交加的表情。
恶娑一族的思维灵活度虽较人族相差甚远,可它也知道已经陷入极其危险的局面。
信心满满的寻找雷宫传人,但半路被一名神通强悍,有可能致它于死地的人族拦截,恶娑王感觉自己倒霉透顶。
未等它再施展什么手段,天上滔滔滚动的魔气又爆射出耀眼的光华。
一口口的诡异黑针在四周浮现。
每一根都黑烟灼灼,大小尺寸一般无二,数量之多,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模样。
刹那间,整片区域全化为了一片真正的针影之海。
目光所望,黑水狂涌。
一见此情形,恶娑皇凭空生出了一股恐惧。
“通天灵宝!”
刚几步跨越而来的陈平恰恰见到了阚烨衢发威的一幕。
望着那片针海,他眼中划过一抹浓郁的顾忌。
连无念宗都掌握过通天灵宝,何况是底蕴更强几分的凶牙洞!
修到大修士之境后,只要实力不是垫底的差到极致,收集一件准通天灵宝不算痴心妄想。
“咦,怎么又是它!”
视线再一偏,陈平仿佛呛到嗓子般的啐了口气。
他手里的雷竹是怎么来的?
不正是眼前这头恶娑王落荒而逃的遗留宝物嘛。
他瞬间有种预感,此恶娑可能是追踪到了他的坐标。
否则极昼宝域广袤至极,连续碰上两次的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恶娑王难道守着一片生长雷竹的巢穴?”
陈平心脏砰砰的一跳。
短短几年时间,恶娑王竟又找到了一根品质更高的雷竹。
不可能是巧合。
舔舔嘴唇,他的手在背后轻轻一翻,一面覆盖十数里的墨绿剑气徐徐展开。
无念罗生剑威力强耗用小,是他目前头等趁手的法宝。
“韩老弟不必插手,区区五阶后期的恶娑王还伤不了老夫!”
阚烨衢操纵口诀,一边传音阻止道。
他此般痛快的暴露通天灵宝,目的就是为了震慑这不老实的无念宗元婴。
随着他话音一落,所有飞针一下发出鬼哭狼嚎的尖鸣。
尖刺的方向略微一动,准确无误的对准了青劫雷竹。
“阚兄万万不可轻视它,韩某就在附近为你掠阵,以防恶娑逃脱。”
听出了阚烨衢口中的威胁,陈平没有冒然插手。
他的神识潜伏在四周,死死盯着那头恶娑王。
之前,此恶娑当着他的面施展了一种诡异遁法逃脱。
吃一堑长一智。
这回可不能再放虎归山。
“噗嗤”
“噗嗤”
漫天的针影煌煌砸落。
竹根部的恶娑王目睹这万针齐轰的情形,脸孔一下大变起来。
青劫雷竹猛地一摇晃,一道狭长的电闪光罩遮住本体。
阚烨衢连声冷笑,压下的黑针仿佛狂风暴雨,冲那光罩激射而去。
“呲呲”
纵然以青劫仙雷为法力凝成的护盾防御力差强人意,但面对通天灵宝的疯狂斩击,也顷刻间灵光狂闪,一副马上不支的状态。
“夅!”
就在陈平认为阚烨衢即将得手之时,恶娑王厉声的一嘶鸣,竹叶上洒落一滴透明的拳头大水珠。
一眼看去,这滴水珠都绝不平凡。
折射的光线五彩缤纷,充斥着一股极强的灵力。
接着,此水珠“嘭”的一声飞溅成无数雨丝,并浇灌在雷竹本体之上。
一道道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之力立刻往竹内狂注而去。
弹指一挥间,仙雷护盾雷鸣一作的又重新凝固如初。
且一涨一缩下,还将那片凶气盖世的针海纷纷的反弹而开。
这一变故,令两名人族修士如出一辙的表情愕然。
陈平颇为的不可思议。
阚老魔携通天灵宝的全力一击,他自笃傀儡齐出都要退避三分。
说的难听点,就是只有逃命的份。
可此恶娑王竟安然无恙的接了下来。
那滴清澈透明的水珠到底是何物?
勾起他心底的贪婪之余,陈平有了些猜测。
上一回恶娑王要身怀这物,败逃的兴许是他了。
“咳咳”
一连串急促的咳嗽骤然响起,阚烨衢被自己通天灵宝上袭来的反震巨力给震成了轻伤。
再次锁定恶娑王,他的一丝忌惮之色终于掩盖不住。
即便这通天灵宝的通法诀非常一般,只能发挥出七成威力,可配合魔功施展,同阶大修士都头疼万分。
“雷竹我俩一分为二,韩老弟意下如何?”
阚烨衢也是个能屈能伸之人,刚刚还驱逐陈平,这下立刻变脸拉起了帮手。
说罢,遮蔽天际的针海一哄而散。
一束三寸长的精钢小针飞旋回来,停留在其高翘的手指上。
此针通体纯黑,仿佛由不平整的山石打造,坑坑洼洼,但丝毫不影响传递出来的灭绝煞意。
头一次见到此通天灵宝的真身,陈平难免的留心起来。
不愧是更高阶修士的主用之宝。
针体上的波动比无念罗生剑明显的强了一个档次。
“不知灰色海螺能否接住此针的攻击?”
陈平意念一动,一枚灰影暗暗的滑落于袖口。
下一波,成片成山的剑光呼啸而至。
一阵狂闪之后,陈平显形在雷竹的前方。
他和阚烨衢呈左右包夹之势,将恶娑王围堵住。
……
粗陋不堪的山谷洞府。
“二十九、三十息!”
我家龙猫二三事
谷南霜如木头一样的站立。
不过美目里的流动精芒表明她心中已波澜起伏。
一向温文尔雅的器灵竟冲她怒吼。
由于心神单方面的相通,谷南霜偏偏不敢表露一点的不满。
“如果跟随姓韩的人族元婴,本器灵的雷道规则日后就有更进一步的希望。”
“当年,灵心雷宫的那位没有选择我反倒把我赏赐给天瑞宗,就是因为本体里蕴含的雷道之力弱于其他的通天灵宝。”
“唉,是我自己坑害了自己,太早做了选择。”
“如今玄器之体的机缘已然送出,我和这小妮子很难再次分割。”
八角罗盘印记的剧烈抖动,无声阐述着其情绪上的震颠。
在秘境时,它检查出谷南霜的资质不错,才下定决心附身培养。
而雷宫传人的出世,令它乱了分寸。
破阵仙雷法是雷宫的本命之术。
除非得到那几位老祖宗的认可传授,否则即便有完整的法诀也修炼不成。
和掌握仙雷法的修士一比,谷南霜就同豆腐渣一般无任何价值。
“二十几万年前,星宿参天盘落选雷宫至宝,这一回本器灵要靠自己一步一步的登天,渡过五劫,成为万修俯拜的器灵之圣!”
突然,器灵的意识中爆发一股强烈的上进之意。
但还没持续半息,它便消极颓唐了起来。
“雷宫、天瑞宗的生灵早就陨落殆尽,本器灵锦衣归来有何意义呢?”
“不对,那条灵泉还活着!”
一念之间,器灵重新焕发神采,踌躇满志的道:“南霜,计划有变,这小子可能是你的贵人。”
听了此言,谷南霜一时语塞。
她原本就想紧紧抱住韩老祖的大腿,是这器灵叫嚣着要助她摆脱控制。
这下又改口让她归附,一种被戏耍的感觉在心中浮现。
“本器灵断定韩小子用秘法探测到了六阶矿石,而不是发现了我的存在。”
“他只搜了你近十载的记忆,本器灵可以改变一下,将六阶矿石的机缘放在宝域之前。”
“至于释放隔绝空间阻止勘测的手段,我也一并传授于你。”
“如此一来,你的说辞就无一丝的破绽。”
器灵念头一动,传递了一道信息。
“前辈不是言明这块六阶矿石对南霜的玄器之体很重要吗?”
谷南霜微微一惊,不情愿的道。
玄器之体横扫十几名同阶的威力令她如痴如醉。
她怎甘心失去进一步加强的机会!
可听器灵的意思,摆明是要把这块六阶矿石双手奉上。
“区区六阶矿石算什么,你若和这小子打好关系,将来定有更大的机缘在等着你。”
“而且,极昼宝域中还有一种玄器之体的增幅之宝,本器灵指点你取来便是。”
“伱们人族常讲舍不得孩子套不中狼,南霜你还需犹豫吗?”
在器灵一番的劝解下,谷南霜勉强接受了现实。
她的意识被器灵主导,纵然意见满腹也毫无办法。
下一刻,罗盘印记上释放一缕黯淡的光华,在谷南霜的识海中游动起来。
……
“韩老弟,这种时候还不用底牌,恶娑王就要逃之夭夭了!”
高空,阚烨衢低沉的一喝,两只如山川般的魔气大手死死卡住雷竹,意图将其捏住。
但那护盾在经过灵水的加强后,纵然是通天灵宝都攻之不破。
而在看陈平,反倒轻松惬意的指挥太清灵蝎傀儡,有一下没一下的抽冷攻击。
阚烨衢登时有点气急。
“韩某修炼的时间还不到阚兄的零头之数,哪有底牌瞒着你啊!”
苦笑一声,陈平指挥罗生剑斩了上去。
他确实非常无奈。
恶娑一族不受神魂术法的影响,等若是废了他最强的手段。
当前两人连雷竹的护盾防御都破不开。
“围城之法”已是上上之策。
两人皆不信恶娑王身上有无限量的水珠。
见陈平一脸无辜的样子,阚烨衢心中冷冷一笑,通天灵宝再度幻形,把雷竹包裹的水泄不通。
一时间,那根雷竹被硬生生的困在原地。
恶娑王二话不说的念了一段生涩咒语。
“嗤啦”之声大响。
十片竹叶一闪的从竹体上飞射而出,一晃之下,气势汹汹的冲针影迎头一旋。
“轰隆!”
前方竟被竹叶残影打开了一个通道。
趁着这一契机,雷竹如箭矢般的射出,暂时冲离了两大修士的包围区域。
虽然尊位大人赏赐的灵液能提升雷竹的防御。
但时间一久,待宝物耗尽它恐怕真的难逃一死。
“情况恶劣,尊位大人应该不会怪我。”
恶娑王难受至极的一想,破空的速度更快了几成。
眼见至宝在面前飞走,陈平和阚烨衢岂能作壁上观。
黑焰针海“哗啦”“哗啦”的一摇晃,紧追雷竹而去。
陈平毫不示弱,同样一甩袖袍,一连数道灵剑凭空射下。
密密麻麻的剑气化为一股潮水席卷,盖住了方圆百里。
护盾上的灵液能量被一点点消磨的耗尽,恶娑王咬牙切齿的一哼,竹体中一滴更纯净的水珠扩散而下。
仍是尊位大人赐予它的保命之物。
先前那滴泉液能浇灌五、六阶灵物。
而这滴足以让七阶灵草焕发蓬勃的生机!
“好东西!”
俯思 小說
陈平、阚烨衢哪个不是人老成精之辈,当即把目光转移到了那滴液体上。
此液中蕴含的强盛气息不必感触便自行散发。
正以为恶娑王会同样把灵液增幅到护盾上时,蓦然水滴竟直接爆裂开来。
在滚滚的惊涛声中,一片片紫青色的薄薄波纹直扑四周。
更诡异的是,这些平和犹如溪流的波纹中隐有一丝清香传出,让人一嗅之下,一阵的头晕眼花,神识都变得异常的迟缓。
“尊位大人的意志!”
恶娑王显然也没有料到此变故,心中惊喜的道。
灵潮如入无人之境,哪怕陈平、阚烨衢二人做了各种防御也无济于事。
转眼间,千万道刺目的光辉遍布两人的识海。
被此光一罩后,陈平只觉双目刺痛,不由自主的两手掩目。
这一刻,意识念头仿佛被冰冻,他连太一衍神法都无法运转。
一阵头晕目眩后,他却蓦然一惊的猛睁双目。
什么紫青波纹、什么恶娑王和灵竹,统统无影无踪。
高空寂静无边,好似方才的斗法全是幻象!
但陈平清楚,这一切根本不是幻觉。
因为他的手心里,竟握住了一滴澎湃流动的水滴,正是恶娑王从灵竹上逼出的灵液。
此水滴静静的贴在皮肤表面。
令陈平产生了一个荒唐之极的念头。
这小小的一滴水珠中仿佛蕴含着一座无尽头的深海,波澜壮阔,无所不包!
接着,一段温柔可亲的女音在耳畔轻响。
“噔!”
此音一出,陈平面色大变,他的身体竟起了欢好时的反应。
他似乎从缥缈之音中见到了一位不可方物的女子。
“小友,妾身这里有一场大机缘在等着你。”
幽冷的微风一吹,声音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一副山川湖泊的场景强行映入神魂。
世外桃源般的仙境!
高达十万载年份的四、五阶灵花灵草比比皆是。
中央,一根坚韧傲然的雷竹直冲云霄,长势比恶娑王拥有的那两棵还要强盛。
最后画面破碎,一段复杂的功法莫名留下。
“太一衍神法!”
身形一震,陈平目瞪口呆。
这么多年的修炼,他早将此神魂法倒背如流。
水珠意识传递给他的,正是衍神法第一、第二层的修炼法诀。
之前,陈平从没想过,皓玉海还有第二位生灵掌握着太一衍神法。
“啊!”
就在这时,下方,一道凄厉的惨叫从口中发出。
阚烨衢不知什么时候掉落在地,气息飘忽不定,翻滚的身子撞翻一座又一座的山体。
陈平大吃一惊,此人修为和神魂明明都超过他,怎么竟是受创更重的样子?
“阚兄!”
回过神,陈平立马把水滴收入储物戒,接着面露焦急的持剑飞下。
“你莫过来!”
阚烨衢一咆哮,凶煞蛮横的意念不分敌我的充斥四周。
那件黑针形状的通天灵宝也及时挡在了面前。
“阚兄没事就好。”
松了口气,陈平悬停在半空,一脸关切的道。
紧跟着,阚烨衢也如他一般踉踉跄跄的站起,瞬息间,暴乱的气息恢复平静。
“难道那个传说不假,极昼宝域里真有堪比七阶的存在?”
阚烨衢嘴中呢喃着,一抹余悸之色挥之不去。
“劳烦阚兄细说。”
心中一动,陈平困惑的道。
“恶娑一族的庇护者……”
阚烨衢刚开了口忽的打住,淡淡的道:“这情报乃是本宗绝密,恕老夫不能吐露。”
“那就不难为阚兄了。”
点点头,陈平刚欲商议方才发生的离奇之事,却见阚烨衢已闪身到了极远处。
“阚某另有要事就先同韩道友暂时分别,期待下次的愉快合作。”
悠悠之声入耳,一束黑光绽放的一爆,陈平即刻失去了阚烨衢的踪影。
此人的突然告辞令陈平瞳孔微微一缩。
“莫非他已受了重伤?”
摸着下巴,陈平几乎能肯定之前的猜测。
要不是那件通天灵宝震慑,他刚刚都准备图穷匕见的翻脸出剑。
“算了,阚老魔活着也能为我分摊一些来自九鼎商会压力。”
在没有至少五成的把握时,陈平很少冒然动手。
接着,他一扫女子意识灌输的太一衍神法。
少倾,一口浊气吐出。
这篇功法和金纹法叶中的记载一模一样,无一字的出入。
对方的目的显而易见。
用神魂法来诱惑他进入那片空间。
陈平轻轻一哼,那人的算盘恐怕要落空了。
瑰宝神魂法对化神修士都具备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只可惜金珠里呈放着一套完完整整的法诀。
且不是干巴巴的文字,而是能省去无数岁月灌法传承。
两者一比较,无异于是一天一地。
不过,经历今天的这一出,他多多少少有了更深层次的推测。
那两次见面的恶娑王,必然是追踪他而来。
其背后的主使,大概便是水珠里的意识。
极昼宝域中,定有一位凌驾于普通生灵之上的主宰。
那位找他,恐怕是因为他修炼了破阵仙雷法!
与恶娑王一样,将他视作了灵心雷宫的传人。
曾经,在遥远的星辰界,雷宫和太一门或许是有紧密联系的大势力。
“实力很强有何用,她该是抽不开身,否则本体亲自降临,根本不必借助恶娑王寻我。”
陈平越思考越镇定。
主动权依旧牢牢的在他手中。
脑中一闪那处空间节点的坐标,陈平心动不已。
自然不是因为太一衍神法。
密集生长的高阶灵草才是他意动之物。
“先解决谷南霜再说。”
掩去面庞的表情,陈平遁光快速射回山谷。
……
距离山谷万余里的某片山林中。
一道黑影无声落下。
接着,一名面容慈祥的老者显露出来。
“瑰宝神魂术,竟是一篇瑰宝神魂术的前两层!”
震惊和贪欲混杂的神情不断交叉,令他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不错,此人便是刚与陈平分开凶牙洞首修阚烨衢。
“太一衍神法,七阶灵泉的意识给我传递这篇功法究竟目的为何!”
阚烨衢没有被宝物冲昏脑袋,冷静下来后琢磨道。
但任凭他神机妙算,也猜不出个所以然。
过了一会,越来越坚定的眼神,逐渐盖过了迷茫和惊疑。
他曾经冲击过一次化神境。
在神魂蜕变时差点魂飞魄散。
他意识到,自己修炼的神魂法虽是天品,可并不可能助他破境!
泱泱修炼界,普通的天品上阶神魂法都少之又少!
何况是瑰宝秘术!
阚烨衢不知灵泉为什么选中他,可心底一直有个意念不断翻涌。
错过了这次,将来再无机会!
与其一千载后无风无浪的坐化,不如拼上一把。
“二十载修完第一层,五十年第二层,一百年第三层,两百年第四层……”
我养成了一个病弱皇子
阚烨衢眼中精芒四射的思索着。
在寿元耗尽前,他还能再冲击一次化神。
“灵泉选择老夫却撇开了韩小子,这就证明本座的潜力远强于他!”
肆意畅快的大笑中,阚烨衢的身形渐渐模糊起来。
……
与此同时,一座仙境般的空间内。
顶峰崖间,原本奔腾如海的瀑布竟是水细如溪,一副接近干涸的衰败场景。
恶娑王心急如焚,开口道:“尊位大人,您无恙吧?”
隔了许久,灵泉虚弱的声音传来:“我通过雷竹破界救你并传达意念已违背了宝域的规则,这是应承受的反噬。”
“好在你恶娑族是宝域生灵,换做外来的人族、海族,我强行抓到此地,怕是当即会身死道消。 ”
闻言,恶娑王自责的道:“都怪属下神通低微,如果是彤皇和奚皇,那两个人族根本就不是对手。”
“最近千载内,双皇可来此觐见过?”
顿了顿,灵泉淡淡的道:“恶娑族是雷宫从无尽星海带回的生灵,归根结底,他们于尔等是有恩情的。”
“彤皇、奚皇观想七阶灵物,妄图突破六阶,可惜雷宫修士早绝了你们的道路。”
“雷竹是你的了,下去吧。”
说到最后,灵泉似乎有些意兴阑珊。
不过,在她想起那名修士后,勉强提起了一丝兴致。
“既不是雷灵根,也非雷属性体质,莫不成是宫主亲自传法?”
“倘若宫主的意识还留存在世间,他不会怪我擅作主张吧?”
泄露太一衍神法给另外之人,当然有她的考虑。
灵心雷宫是对她有恩,却也禁锢了她二十万年。
再大的恩情也会被岁月洗刷,流逝成虚无。
……
“轰隆!”
一道劈天裂地的剑光急颤,将山谷直接融为了碎末。
漫天灰尘中,两道人影飞射入空。
陈平手中紧紧握着一块土灰色的晶体,心潮激动。
舒穆妃言明,按以往的例子,太一魂体的开启过程会持续三天至半个月。
他有诸多傀儡守护,又有副魂警戒,未尝不可在宝域就完成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