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大明無敵熊孩子 ptt-第225章註定的緣份推薦

大明無敵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明無敵熊孩子大明无敌熊孩子
回到福州的第三天,朱慈睿选了一批高级匠工和 技术人员,开始组建福州飞机厂,在京师制造的几架 滑翔机用的材料比较保守,可以先用着,但大规模制 造肯定要进一步优化,减重几百重,就会提升不少效 率。
白山与山田
还有电机,可挖掘的空间不说无限吧也差不多, 至少连后世都没发展到极限。
没走发展内燃机这条路,电动就是工业心脏,接 下来的投入依然会放在首位。
年前,朱慈睿倒是没准备大干,都是先做准备工 作,一年到头,总得让工匠好好休息几天,就算是再 急,也不急于这几天。
而朱慈睿虽然一出去就是一天,但晚膳前必然会 回来,这次回来怕是也待不了太久,所以,尽可能的 多陪陪家人。
晚上,从慈寿宫回出来,朱慈睿握着柳如玉的 手,”陪本太走一走。”
柳如玉瞧着不时来往的下人,脸蛋有些发烫,也 不知殿下这次回来怎么了,就算是以前也没这么手拉 手的逛过园子。
二人顺着湖边一路走着,朱慈睿调笑道:“本太 感觉,你对本太有点陌生了。”
柳如玉无语的笑了笑,”哪有。”
“有啊!”朱慈睿贴近她的耳边,”晚上都有些不协 调了。”
“你”柳如玉身子不由有些发紧,”殿下又没正 经的。”
朱慈睿伸手揽住她的腰,”都老夫老妻的,有什 么害羞的,你十六岁就跟了本太,一晃八九年了。”
柳如玉微微埋着头,双眸犹如一泓春水,不由想 起那个雨夜,雷打得很响,本来母妃是让她去给殿下 送莲子羹的,就是这场雨将她堵在了那里,当时殿下 还那么小,从心里当做弟弟一样。
朱慈睿在她腰上摸了摸,感慨道:”注定的缘份 啊! ”
柳如玉轻哼一声,”奴家可是吓坏了。”
朱慈睿笑道:“那有没有偷偷哭鼻子?”
柳如玉轻瞪了朱慈睿一眼,”才不告诉殿下。”
“不告诉本太,本太也知道,肯定躲在被子偷偷 哭鼻子,哎呀,奴家一不小心,就不是小姑娘了。” 朱慈睿调笑着,不由又轻叹了口气,”说实话,本太 后来想想也挺后悔的,不该那么早欺负你,万一出了 意外,麻烦就大了。”
柳如玉拂了拂耳边的秀发,”奴家不后悔。”
朱慈睿停住脚,”好在一切都是那么完美。”
柳如玉被殿下撩的发窘,便岔开话题,”对了, 你回来都三天了,不去看看李茜吗?”
朱慈睿皱了皱眉,略作沉默,”去了也是相对无 言,还给各自添点堵,既然没有未来,何必再虚言假 语的。”
柳如玉问道:”殿下准备什么时候将旨圣给李 茜。”
朱慈睿叹了口气,”过了年吧!”
“齐太殿下,玉太妃。”吕春萍急匆匆追了上来,
“齐太殿下,军部刚刚得到消息,古田县一支巡矿的 巡逻队遭到袭击,两人牺牲,三人受伤,抢走了一支 步枪和两枚手雷。
对方人数不多,大概二十左右人,当时听到枪 响,追出去击毙了五人,抓住了一个受伤的俘虏,其 余的目前还没找到。”
朱慈睿脸色沉下来,”传令前方军队,不惜任何代价截住这帮人,必须给本太弄明白是谁的人。”
“是。”吕春萍敬了一个礼,急匆匆去传令。
朱慈睿还不放心,拉着柳如玉向回走去。
这一夜,冯开元师部无眠,直接调了一个团直奔 两省交界,冯开元本人也连夜赶赴古田县,朱慈睿带 回来的两个特战连,也分出一个连让冯开元带了过 去。
第二天下午便传回了消息,经过对俘虏的严刑逼 问,又是张献忠派来的人。
本来,朱慈睿没准备先动张献忠的,既然这么不 安分,也只能先拿他开刀了。
朱慈睿思索一番,将孙小武从京师调了回来,原 计划是过了年再进行军改的,也只能先提前了。
腊月二十八日晚,冯开元所部三团胡继勇,在两 省交界和前来接应的大顺军发生了激烈交火,对方是 张献忠亲卫军,为了这次任务,可以说武装到了牙 齿,什么虎蹲炮、轻型弗朗机炮、母子火兽、布地雷 炮、三出连珠、四眼铁枪,杂七杂八有十来种。
竟然还学了几分齐太军的作战模式,挖了战壕, 建了工事,占据了制高点,刚一交火胡继勇就吃了一 个大亏,一下伤亡了三四十人。
胡继勇眼珠子都红了,齐太军正面作战哪曾吃过 这样的大亏,就算是数万规模的仗也没一下伤亡过这 么多人,对上齐太军基本是一打即溃,接着就是齐太 军一方的各种火力表演了。
由于急于行军,胡继勇团倒是没有携带重武器,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是对方火力所能比的,只是,从 没吃过大亏的胡继勇打的有些急躁,又伤亡了五六十 人才将对方击溃,一怒之下追击了一百多里,又中了 对方埋伏,总共伤亡了一百四十余人。
冯开元在得到战报后,顿时火冒三丈,差点没把 胡继勇给枪毙了,怒踹了胡继勇好几脚,直接捆起来 押回了福州。
崇祯十七年的春节晚会都已经准备完毕,腊月二 十八日,被朱慈睿直接给取消了,并且重新编排曲 目,以军人为主题,改成了到各军慰问演出。
各部门也紧急通知,年假减少,军工各部门更是 只放了三天假。
腊月二十八日开始,朱慈睿带着柳如玉,还有福 州的一些官员,相继探望了烈士家属,院士级匠师和 技术骨干家属,又走访了几家在福州有代表性的老寿 星。
正月初九,胡继勇被五花大绑押了回来,”噗通” 一下跪在了地上,”属下该死,对不起齐太殿下的栽 培,对不起死去的兄弟,请求齐太殿下惩罚。”
胡继勇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双眼睛布满了血丝。
虽然有意外性,但是难推掉指挥失误的责任。
火力配比占尽了优势,对方兵力也不比他多,一 场遭遇战却打成这样,从齐太军建军以来都不曾有 过。
何况还没将对方歼灭,至少逃掉了三四百人,并 且成功将抢夺的武器给接应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