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討論-第兩百九十八章 再會騎拉帝納(二合一)相伴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
小說推薦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练家
望罗。
古代神奥人。
如今洗翠时代为数不多知道阿尔宙斯才是真正的“神奥大尊”的人。
与骑拉帝纳联手,令帝牙卢卡与帕路奇亚时空双神狂暴,致使五‘王’失控,并让洗翠的野生精灵都变得狂暴。
试图以此逼出将阿尔宙斯并收服。
以图创造新世界。
原著中引导主角收集石板,最后以幕后黑手的身份出现抢夺石板的,就是他。
夏彦甚至一度怀疑。
如今的银河队明明是以造福洗翠地区的居民,建立人类美好生活为宗旨的组织。
到后来成为妄图以帝牙卢卡和帕路奇亚的力量毁灭的组织,是不是望罗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混蛋!”
面色惨白的望罗趴在烈咬陆鲨的背上。
进入了充斥着湮灭气息,到处都是破败建筑的毁坏世界。
善于伪装的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被看出了猫腻。
最重要的是。
他觉得自己明明有着比夏彦更强的实力,却在无心被有心算计的情况下,没能反应过来而糟了重。
如果精灵齐出,他不信自己打不过夏彦。

不过没关系。
只要逃到了毁坏的世界,就安全了。
“他得到了我的‘妖怪石板’,他是时空穿梭者,而不是外来的旅人!”望罗眼底闪烁着兴奋。
望罗原本就对夏彦这个突然来到洗翠地区的外来人感到好奇。
从商会传来的情报看。
夏彦已经解决了‘雪原王’冰岩怪以及‘森林王’劈斧螳螂。
并从它们的身上拿到了“冰柱石板”和“玉虫石板”。
这让他对夏彦更加好奇。
他深谙神奥历史,也知道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秘辛。
传说。
只有“时空穿梭者”才能收集石板。
其余人就算能够找到石板,也只能拥有一块。
所以望罗就利用‘山道王’裙儿小姐的花粉使月月熊暴走。
再给村子传递消息,引诱夏彦来解决月月熊以及裙儿小姐的暴走。
他想进一步确认,夏彦是不是真的可以收集石板。
结果。
就在他等待的时候,却突然被超进化后的胡地感知到了位置。
夏彦直接就杀上门来了。
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但拿下了“妖怪石板”的夏彦,已经让望罗百分之百确定了夏彦的身份。
“再等等,等他收集更多的石板然后再.”
望罗身上森冷气息一闪而逝。
他要做的,是收集石板,然后以帝牙卢卡和帕路奇亚的暴走逼出阿尔宙斯,再借助骑拉帝纳以及石板的力量,击败并收服阿尔宙斯。
“吼!!”
感觉到自己的世界有外来人的进入,起源形态的骑拉帝纳摇曳着尾巴,来到望罗的面前。
“骑拉帝纳。”
望罗看着骑拉帝纳,眼底的欲望宛如实质。
骑拉帝纳看到进入的人是望罗后,也就没有动手。
只是忽然的。
骑拉帝纳似有所感。
朝着毁坏世界的一个方向猛地转身望去。
就看到。
一个扶着帽子的年轻人,骑在一只多龙巴鲁托的背上,鼓动着令骑拉帝纳感觉非常熟悉的能量,直接破开了毁坏世界的空间壁垒,一头钻进了毁坏的世界之中。
漆黑的帽檐下,森森的眸子投来了道冰冷的眸光。
夏彦!
“怎么可能?!”
望罗瞪大了眼睛,身体激动地颤抖了下,换来背上更加剧烈的疼痛。
别说是望罗了。
此时的骑拉帝纳也是一脸懵逼。
毁坏的世界是它的地盘,除了它之外,也就少数的那几只精灵可以进出。
可它们骑拉帝纳都认识。
况且就算再给那些精灵几個胆子,它们也不敢进来。
重点是。
骑拉帝纳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多龙巴鲁托进入毁坏世界的方式,就是它的绝招之一的“暗影潜袭”。
可以它的性格。
根本不可能把这个招式教给别的精灵。
所以.这只多龙巴鲁托是 它的孩子?
因为多龙巴鲁托也是龙系和幽灵系的属性,和它一模一样。
就在骑拉帝纳懵逼的时候,多龙巴鲁托可没有半点迟疑。
甚至都不多看一眼骑拉帝纳。
仿佛当它不存在。
骑拉帝纳?
我们很熟。
就这样。
在望罗和骑拉帝纳都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多龙巴鲁托一个摆尾,朝着望罗冲去。
与此同时。
数道红光从夏彦的身上迸发。
大针蜂、胡地、波克基斯、索罗亚!
四只精灵一起朝着望罗奔袭。
“大针蜂,Mega!”
超进化能量一闪而逝。
直到,超级大针蜂的森寒长针裹挟着凌厉气劲来到眼前时,望罗才终于反应过来。
要遭!
嘭!!
最先反应来的,还是望罗的花岩怪。
但它也终究只是将将反应过来。
从远处奔袭至近前的超级大针蜂,一抹青色的星点与花岩怪的眼前越来越大。
嘭!!
骤然迸发的力量,直接将花岩怪抽飞。
久岚 小说
紧接着,一道月亮的光束从它的头顶掠下,“月亮之力”所携带的力量给了被击飞的花岩怪又一次重创。
下一秒。
下落的花岩怪阴影里,小索罗亚冒出头。
直到这时候,烈咬陆鲨和风速狗才终于纷纷醒来。
但举着汤匙的胡地,却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眸子紧紧盯着烈咬陆鲨背上的望罗,直接就让两只精灵投鼠忌器,不敢乱动。
趁着这点功夫。
索罗亚的身形模糊,再次变得凝实时,已然是超级大针蜂! 致命针刺!
猩红之刺,全力迸发。
砰! 精准命中。
花岩怪那升腾的黑紫色雾气陡然消散,只剩下了一块楔石,掉在了毁坏世界某个不起眼的颠倒小岛上。
整个过程,几乎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
一气呵成。
索罗亚于阴影中回到了超级大针蜂它们的身边,朝着超级大针蜂和波克基斯挑了挑眉毛。
见状,超级大针蜂冷酷地微微颔首,波克基斯就显得比较热情了,用它自己的方式竖起大拇指。
索罗亚的适应过程,比夏彦以及一众精灵想象中的,要快得多。
一方面,是因为索罗亚从头到尾就没有排斥融入夏彦的体系,它非常主动且渴望地想要融入。
另一方面,索罗亚的战斗方式本就如同鬼魅飘忽不定,于夏彦的“无限换防”体系有异曲同工之处。
最后,索罗亚在整个战斗过程中,其实也就承担了一下位移、偷袭等相对比较次要的作用,所以使得它对战术认知的要求并不高。
索罗亚也很自觉,甘愿承担这样的责任,没有任何怨言。
这无疑能让它更进一步地加快融入夏彦体系的进程。
“花岩怪!”
当花岩怪失去战斗能力后,错的的望罗才反应慢半拍地喊出了声。
托着他的烈咬陆鲨一脸的严肃,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夏彦的精灵,不敢乱动。
风速狗也弓着身子,全身肌肉紧绷,龇牙咧嘴,做好了随时如松开的弓弦一样弹出去。
可它们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样虚张声势了。
两只精灵,面对夏彦四只配合默契的精灵,还包括载着他进入毁坏世界的多龙巴鲁托,根本不是对手。
“骑拉帝纳!你在干什么?!”
望罗朝着旁边悬停在那里的骑拉帝纳咆哮出声。
声音中满是斥责和质问。
为什么夏彦能够进入毁坏的世界?
为什么看到夏彦的精灵出手不阻止? 为什么到现在还无动于衷? 其实。
不怪骑拉帝纳。
任何一个人在看到疑似是自己孩子的存在时,反应力都是有限的。
骑拉帝纳不满地斜了眼望罗。
他们是合作关系,不是上下级关系。
望罗的语气让它很不舒服。
但骑拉帝纳想了想,还是横在了望罗的面前。
没办法。
它和这个人类的合作还是要继续。
想要逼出阿尔宙斯,必须借助这个人类的力量。
看着拦截在了自己与望罗中间的骑拉帝纳,夏彦挑了挑眉毛。
它的动作和行为,让夏彦精灵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夏彦一拍额头。
“哦,抱歉,忘了,现在的你跟我还不熟。”
骑拉帝纳露出疑惑。
不过夏彦的精灵们,包括多龙巴鲁托,在这时候也露出了恍然之色。
也对哦。
替身关系
一下子来到毁坏的世界,都只记得自己和骑拉帝纳很熟,却忘了现在的骑拉帝纳并不认识它们。
但没关系。
夏彦太知道骑拉帝纳想要什么了。
他手掌一摊。
一黄一灰两块石板出现在手中。
是刚刚从月月熊身上获得的“大地石板”。
以及从望罗那里抢来的“妖怪石板”。
同时,超级大针蜂的身上也泛起些许微弱的青色光亮。
“玉虫石板”若隐若现。
三块石板?
前一秒好不容易再次板起脸的骑拉帝纳又是一阵错愕。
夏彦指了指它。
“你身后那个人,他没有收集石板的能力,就连他的‘妖怪石板’也落在我手里了。”
听到这里,望罗表情一黑。
咬牙道:“骑拉帝纳,它身上有三块石板,抢过来!”
闻言,骑拉帝纳刚想露出凶光。
但夏彦马上就开口。
“然后呢?你能收集到别的石板?”
望罗语气一滞。
不再理睬他,夏彦一拍多龙巴鲁托,朝着骑拉帝纳缓缓靠近。
“老朋友,你或许还不认识我,但在未来,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夏彦努了努嘴巴,示意身下的多龙巴鲁托,“知道为什么我能自由进入毁坏的世界吗?那是你教。”
【未来?我?】
终于,骑拉帝纳的声音在夏彦的脑海中响起。
现在的骑拉帝纳似乎还没被阿尔宙斯狠狠地教育过,所以脾气比较暴躁。
但能够进行交流,夏彦心底也暗自松了口气。
只要你愿意交流,那就一切都好说。
“说多了也没用,我给你看一些东西。”
说罢。
夏彦的眼中泛起超能力的光晕,尝试联系骑拉帝纳。
骑拉帝纳根本不担心夏彦会做什么不少的事情,直接就接收了。
然后夏彦就挑选了一些他和骑拉帝纳交流的片段,投影到了它的意识之中。
其中着重回忆未来的骑拉帝纳主动把夏彦拽到他背上画面,突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之“和谐”。
看完。
骑拉帝纳沉默了。
那是未来的我?
为什么感觉那么苟?
“记忆片段是没法骗人的。”夏彦说道。
过了好一会,骑拉帝纳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未来,我真的被封印了?】
这就说明,它挑战阿尔宙斯失败了。
但为什么会失败?
骑拉帝纳不愿意相信这一点。
甚至。
就算知道失败,骑拉帝纳难道就会放弃? 不! 它不会! 如果它会放弃,那它就不是骑拉帝纳。
下一秒。
骑拉帝纳身上腾起浓郁的气息,反物质能量澎湃,周围的岛屿、建筑一切东西,都在这股能量的冲击下,化作齑粉湮灭。
“果然还是缺少足够的毒打啊.”
夏彦暗自摇头。
就和不去社会上遭遇一顿毒打就永远不知道社会残酷的“有志青年”一样,骑拉帝纳就是个正处于叛逆期的孩子。
夏彦对它的性格,琢磨得还是比较到位的。
所以他道: “是,因为伱失败了。”
轰!!
骑拉帝纳的气息越发狂暴,猩红的眼眸裡充斥着毁灭。
但夏彦又赶忙补充。
“知道你为什么会失败吗?因为你选择了一个没什么用的人作为合作伙伴!他连石板都无法收集,连帝牙卢卡和帕路奇亚都无法驱使,只是嘴里叫嚣着要打败阿尔宙斯,他用头去打?!”
听着夏彦毫不掩饰的贬低和嘲讽,望罗只觉得胸口一堵。
面色更黑。
不带捧一踩一的啊。
可骑拉帝纳在听到這里,居然还真的慢慢平静了下来。
直勾勾的看着夏彦,等待着他的后文。
就見夏彦脸上扬起笑容,晃晃手里的两块石板。
“我会收集所有石板,然后帮你唤来阿尔宙斯。”他一脸的笃定。
【你要帮我对付阿尔宙斯?】
骑拉帝纳沉声问道。
天使到我家来了
夏彦眨了两下眼睛。
我有说吗?
咱不是只说唤来阿尔宙斯吗?
不过他没有顺着骑拉帝纳的话往下说,只是道:“以前你没得选,只能和他合作,最后失败了。现在你有的选了,我和他,你选一个。”
夏彦毫不避讳地让骑拉帝纳做选择。
他已经把望罗和“失败”这个词连在了一起。
骑拉帝纳默然。
“骑拉帝纳!”
人妻性解放3:粗糙的手
看到骑拉帝纳沉默,望罗慌了。
沉默,就代表它动摇了。
他最大的底牌就是骑拉帝纳,如果连骑拉帝纳都背叛他,那他怎么面对准备赶尽杀绝的夏彦?
但对现在的骑拉帝纳来说。
和谁合作真的重要吗? 它想要的。
只是和阿尔宙斯酣畅淋漓地打一场。
谁能找来阿尔宙斯,它就願意和谁合作。
沉默半晌后,骑拉帝纳忽然道: 【我会和胜者合作。】
说罢,就摇曳着尾巴,朝着毁坏世界的某个方向遁去。
而对现在的夏彦来说,骑拉帝纳只要两不相帮,就是最大的帮助。
看着远去的巨龙,望罗脸上浮现出一抹绝望。
紧而阴狠地诅咒道:“你无法集齐石板!你再也回不去村子,我已经给马加木传递了信息,你回不去了!”
夏彦挑了挑眉毛。
“那你可说了不算。”
一挥手。
精灵们再次发起了进攻。
事后。
作为胜利者的夏彦,找到了游荡在毁坏世界的骑拉帝纳,问了它一个问题。
“未来世界的你所许下的承诺,现在的你能兑现吗?”
骑拉帝纳:??? 只听说过,过去的奖到未来兑,未来的奖回过去兑,还真是头一回。
PS:1.1w求月票~